蓮生法王盧勝彥2018年12月8日印尼雅加達「阿底峽尊者」護摩大法會開示

阿底峽尊者,先學中觀與密行,29歲依戒護論師出家,法名燃燈吉祥智,31歲乘船到印尼,依金洲大師學菩提心法、自他互換菩提心、一切聖救度母法、現觀莊嚴論、密集金剛、喜金剛、入菩薩行論。59歲赴西藏弘法,73歲圓寂。著作非常多,以菩提道燈論聞名,創立噶當派。


首先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護摩法會主尊「阿底峽尊者」。


師母,吐登悉地仁波切、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以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非常的多,剛剛司儀已經有一一介紹過,感謝所有的貴賓蒞臨,非常地感謝!


先跟大家講:大家午安,大家好。Satu Dua Tiga, Terimakasih(印尼語:一二三,謝謝)謝謝大家。Thank you for coming. Kam-sam-ni-da!(韓語:謝謝) Sawadika!(泰語:你好)domo konichiwa(日語:你好)Good afternoon!Saude!(葡語:大家健康)Merci, bonjour!(法語:謝謝,你好) 


今天各位同門看到我非常的威風,好像在一個戰車上一樣,從那麼遠的地方一直到了壇城面前,所有的上師都是走路的。其實,那部戰車四個輪子當中有一個輪子是有缺點的,我在上面感受最深,因為每走一個輪子它都會震動一下,還好我沒有胃食道逆流,如果從第九個hall(大廳)那邊一直到前面來,腸子跟胃已經震動了幾百下,非常的難受。其中好像有一個輪子,我的感受是我的右手邊後面那個輪子不是很圓,走起來就是轉一圈它就頓一下、轉一圈它就頓一下,一直頓到這裡來,沒有跌下來已經不錯了。謝謝這個構想、這個計畫。


第二個,我們今天的護摩爐。常智上師跟我講,你坐在後面可能構不到,要坐前面一點。這個一點火啊,我就變成好像在烤魷魚一樣,我明天頭髮都不用再理,因為已經全部被烤焦了。鬍子也烤焦了,頭髮也烤焦了,整個臉好像要捲起來,人就拼命往後面退,還好我們護摩做得還不錯,我精神還是能夠集中,但是謝謝大家的是內衣褲全部都濕了。今天的火很旺,阿底峽尊者由虛空中像走路一樣的走到護摩爐上面,師尊本人跟阿底峽尊者融合為一,無二無別。


我非常尊敬阿底峽尊者,阿底峽祂跟印尼非常有緣,也是唯一的一個很偉大的印度大學者。那麼我問了阿底峽尊者,阿底峽尊者出生在古印度(現在孟加拉國)的超越城,父親是一個國王,就是善勝王,母親就是吉祥光,那麼祂出生的號就叫做月藏,月亮的「月」,西藏的「藏」,月藏。祂出生的時候有一件奇異的事。祂快出生的時候,突然間,那個夜晚有七彩的光明從虛空中下降,照得整個超越城非常的光亮,尤其是在阿底峽尊者的母后的宮殿上面,有七彩的光一直在閃耀。很多人看到這種奇景,所有的超越宮裡面的人都提著水桶,以為是火燒,趕快要來救火,結果一到了吉祥光的宮殿,沒有火,只是光明燦爛,這個時候,阿底峽尊者就出生了。那個時候是一歲。


所以祂一出生就有很大的奇蹟,這個母后的宮殿發出七彩的光明,所有超越城裡面的人民都以為宮殿失火,搶著要來救火,結果不是,他們欣賞了就像北極那種北極光一樣的、這樣子非常變化的七彩光。這樣子出生是非常了不起的。


祂是一個王子,孟加拉國那邊的善勝王跟吉祥光母后所生的王子,這個阿底峽尊者出生的時候就跟別人家不一樣。小孩子都在玩的時候,祂一直在沉思,什麼是沉思?就是一直在思考。你看看前面那一尊的阿底峽尊者,祂就是這樣子在沉思的。你們看見阿底峽尊者沒有?螢幕上請照阿底峽尊者。對,祂就是這樣子,一個王子天天在沉思,祂在想什麼事情呢?祂就是沉思的阿底峽尊者。祂在想什麼呢?祂在想:我生前在哪裡?我來這個娑婆世界是做什麼?祂又想,我死後到哪裡去?祂是在思考這三個問題:生從何處來?我來這個娑婆世界做什麼?我將來死後會到哪裡去?這三個問題困擾著阿底峽尊者。


後來,祂在11歲的時候,帶著千騎,1000個騎兵,在森林的外面遇見了一個叫做「勝敵」的婆羅門,於是,阿底峽尊者就請教了勝敵婆羅門,勝敵婆羅門跟祂講:「你有有緣的師父,你前世的師父,你有疑問,可以去問你前世的師父。」前世的師父是誰啊?祂說是菩提賢論師。那麼在印度的那爛陀寺是佛教的學院,祂到了那爛陀寺去見了菩提賢論師,後來菩提賢論師說,你要學佛,我跟你介紹一個人,這個人叫做阿嚩都帝,這個人也是你前世的師父。祂就去見了前世的師父阿嚩都帝,開始發心學佛,祂學「中觀」跟「聞思修」,「中觀」的道理我們知道的,「中觀」是龍樹菩薩所創立的中觀,「唯識」是無著菩薩所創立的唯識,也是彌勒菩薩創立的唯識。祂先學龍樹菩薩的中觀,還有聞思修的道理。


那祂有沒有學密教?很多人就講,祂本身沒有學密法。這是錯誤的,因為阿底峽尊者祂講,祂學密教的時候,是跟一位羅睺羅笈多學密教,也受了灌頂,祂的法號叫做智密金剛,智密金剛就是祂學密教的法號。


再來呢,祂什麼時候出家的?祂是29歲的時候出家的,阿底峽尊者是29歲出家。還沒有出家以前,祂學密行。什麼叫做密行?在古印度有兩種學佛的人,一個是跟著僧團,那個叫做沙門;一種叫做密行。什麼叫做密行?也就是瑜珈士,他是以乞食維生,秘密修行,這個叫做密行,乞食維生、秘密修行。祂從一個王子到最後變成乞食維生、秘密修行,祂很喜歡乞食維生,乞食就是跟人家化緣,祂認為這樣子自由自在,比當皇帝還好,比當國王還好,比有家庭還好,不用娶妻也不用生子,也沒有地位的困擾。祂居在最下層,是給人家乞討過日子的、乞食的瑜珈士,祂很喜歡。


祂本來不想出家的,願意永遠的密行。只有師尊了解阿底峽尊者的心理。祂本來是不想出家的,但是祂修行到能夠到佛國淨土去見釋迦牟尼佛。有一次,釋迦牟尼佛在色究竟天接受很多天人的供養,祂高高的坐在法座上面,旁邊有很多的法座都是大阿羅漢的法座,阿底峽尊者能夠神足一直到了色究竟天,坐在佛陀的大阿羅漢的旁邊的一個座位上面。釋迦牟尼佛一看,所有的阿羅漢全部都是出家眾,只有一個阿底峽尊者是沒有出家的,像個乞丐一樣祂也一樣坐在那邊很遠的地方,佛陀就講:「這小子是誰?」旁邊的阿羅漢跟祂講:「這個人啊,就是娑婆世界的阿底峽尊者。」釋迦牟尼佛對著阿底峽尊者講:「你還貪戀人間什麼東東啊?為什麼你還不出家?」


所以今天在座的上師們要注意了,有頭髮的上師,我要問你一句:「你還貪念人間的什麼東東?」理這個髮,就把人間的一切全部給它理掉了,除非你心裡還有牽纏,所以你要留一個頭髮給大家看。我認為光頭比有頭髮還好看,你認為師尊不好看嗎?每一個人看到師尊都會講「あいしてる」(Aishiteru;日語:我愛你)、「사랑해」(sa rang hae;韓語:我愛你)。看到有頭髮的他們不講,他們看到師尊(才講),師尊光著頭沒有頭髮,但是本身的心靈光芒就可以照耀到人間。


這個阿底峽尊者聽了釋迦牟尼佛本身所講的話,牢記在心,但是還是沒有想要出家。祂有一次又到了一個地方去,看到有一個空的法座沒有人坐在上面,祂一看那個法座:「欸,那不是我前世的法座嗎?」那是阿底峽尊者前世的法座。這個時候,祂就偷偷摸摸地爬上了那個法座,屁股還沒有坐下,旁邊有一個很大的佛在後面,祂跟阿底峽尊者講:「阿底峽,那個法座是出家人的法座,你在家人是不能坐的。」祂很慚愧,(本來)要坐下來了,馬上站起來就走下去。


有兩次給祂的一個教訓」後來祂到了超戒寺。祂本來要到上座部去出家,那時候上座部是大迦葉尊者、阿難尊者祂們傳承下來的,上座部的和尚的王就問阿底峽尊者:「你要在上座部出家,但是我看你是密行尊者,你要不要捨掉你的密行?」上座部問祂的時候,祂沒有辦法答出來,祂說:「我還是不捨密行。」「你不捨密行,只能在大眾部出家。」這時候阿底峽尊者才到了超戒寺去剃度,依戒護論師而出家,法名叫做「燃燈吉祥智」。


那個時候阿底峽尊者在佛學上面已經學了很多,在密法上面祂本身也學了很多,很多的論作祂都會,像我們講的藏密的五部大論--《現觀莊嚴論》、《俱舍論》、《釋量論》、《戒論》、《入中論》,這些論祂都讀過,所有的經論祂都讀過,祂非常的有學問。但是呢,祂在31歲的時候(祂29歲出家)聽到金洲大師的盛名,所以祂就從斯里蘭卡乘船,經過13個月的航行到了蘇門答臘。在航行過程中,祂碰到了大自在天所降下來的(天災)為難祂,也就是說,變成有很大的海嘯、很大的颱風,整個船顛倒過來、顛倒過去。阿底峽尊者就現廣大之身,現出祂本身的元神,然後用腳踩著船,用手結著指示印,指示這一條船跟海浪都要停止,停止海嘯跟颱風。祂結手印、結指示印指向虛空,這個時候這個船就平穩下來,海浪也停止。但是那時候航海技術不是很好,祂居然在13個月後到了金洲,也就是蘇門答臘島。


蘇門答臘島也叫爪哇島嗎?是不是?(上師們答:不是。)不是爪哇島。但是那時候沒有什麼叫做「蘇門答臘」,沒有什麼叫做「印尼」,那個時候全部都叫做「金洲」。告訴大家,沒有「印尼」。那個時候有「印尼」嗎?1000年前有印尼嗎?有沒有?沒有。懂得印尼歷史的,印尼(印度尼西亞)有多少年的歷史?知道印尼的歷史嗎?總之啊,西元300年就有印尼的歷史。那時候也叫印尼嗎?(弟子答:不是。)不是叫「印尼」。總之,祂就到了蘇門答臘、到了金洲。祂從占碑那裡上來的。


我告訴大家,師尊到了占碑,到了阿底峽尊者去求法的地方、去見金洲大師的地方,我到了那裡,天空打雷還有下雨,你知道我聽到什麼聲音嗎?打雷響出來的聲音竟然是「Wellcome back」。「轟...,Wellcome back」,這種聲音響了出來:「歡迎回來!」我心裡震撼了一下,怎麼「歡迎我回來」?又閃電又打雷又下雨,天門打開,居然有聲音講「Wellcome back」。


大家知道阿底峽尊者是幾歲去見金洲大師?你們知道嗎?有誰知道?上師們知道嗎?請舉手。沒有人知道啊?我知道。31歲,記住啦。29歲出家,31歲到印尼、到占碑、到蘇門答臘,31歲。然後祂以一年的時間遊歷整個蘇門答臘。所以,有人講阿底峽尊者沒有去過婆羅浮屠,有一派講沒有去過日惹的綠度母的廟、沒有去過日惹的婆羅浮屠,我告訴大家,祂用一年的時間遊歷了整個蘇門答臘,祂是去過的,去過婆羅浮屠、去過綠度母的廟。祂一共在蘇門答臘12年。我們可以很簡單講,祂一共住在印尼12年:用一年的時間去巡視了蘇門答臘,用12年的時間來學習金洲大師的法。


當祂學好了佛法以後,祂又跟著航海的商人回到了印度。那時候祂做了超戒寺的住持,祂不只是做了超戒寺的住持,甚至於祂在印度是一個佛學的大家、集大成者,祂的著作非常的多,祂的辯論每一次都贏。在古印度的時候,只要辯論贏了,輸的人要把寺廟跟弟子全部奉獻給贏的人,所以在整個印度,100個寺廟有80個寺廟的住持就是阿底峽尊者。印度的寺廟,100間有80間都是阿底峽尊者的,因為辯經也是阿底峽尊者所創出來。現在西藏紅、黃、白、花教都有辯經,辯經就是阿底峽尊者創立的。


祂也去了西藏,祂去西藏的時候是59歲,祂去了西藏就一直沒有回來。其實祂本身是很想回到印度的,但是因為那個時候尼泊爾那裡有戰爭,祂沒有辦法回到印度,所以祂一直留在西藏,一直到了73歲才圓寂,圓寂的地方是在前藏的聶塘。


阿底峽在印度的辯論成果非常的好,每一次辯論祂都是贏的,從來沒有輸過。因為祂是很大的學者,所以祂本身也是很驕傲的,後來空行母顯現,就說你要謙卑、要謙卑,還要再謙卑。這個「謙卑,謙卑,再謙卑」,也是台灣領導人講的,但是事實上有沒有真正的謙卑啊?沒有。阿底峽尊者認為,我的學問第一,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比,但是空行母顯現給祂看,祂拿了很多的經典給阿底峽尊者看,阿底峽尊者一看,都是沒有看過的,從此祂開始「謙卑,再謙卑,又謙卑」。


那麼最重要的,祂跟印尼的金洲大師學法,航海了13個月之久才抵達金洲,在一年中祂遊歷了蘇門答臘。這個金洲大師也在觀察祂,觀察了一年的時間,最後兩個人才見面。祂學法成就的時候,金洲大師給祂一個金洲大師密藏的釋迦牟尼佛金像,賜給祂就等於祂以後就是金洲大師的傳承。這裡告訴大家傳承。阿底峽尊者在還沒有遇到金洲大師以前,祂是到處拜師學法,後來遇到金洲大師以後,祂就以金洲大師為根本上師,因為祂知道金洲大師是大成就者。


所以你們剛開始學法的時候,你們可以去拜很多的師父。我跟大家講,師尊並沒有說限制你們去拜其他的師父,你們可以去拜其他的師父,可以走遍天涯拜師從哪個仁波切 - 紅、黃、白、花教很多的仁波切。有人問達賴喇嘛:「你知道到底有多少活佛?」達賴喇嘛講說,我沒有辦法算。他都沒有辦法知道哪一個是活佛、哪一個不是活佛,總之活佛非常的多,我們密教裡面很多的活佛,一個寺廟就一個活佛,在西藏就是這個樣子,他都不知道有多少活佛。但是你都可以去皈依,真佛宗的同門都可以去皈依。但是有一點你要知道的,當你知道你自己本身的師父是最大的成就者的時候,你依止了祂,你就不可以再皈依別人。除非你認為我蓮生活佛盧勝彥還有很多不懂的,你再去皈依別人;如果你認為你的根本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是大成就者,你就不應該再去皈依別人,這是很簡單的事情。


大家稍微想一想,你在年輕的時候,你要去多聞,去多看、多聽人家說法,多看人家怎麼演法,多看人家怎麼樣子修行,那麼你將來你走了很久了,皈依了很多仁波切以後,你再來看自己的根本上師盧勝彥。祂已經是大成就者了,你依止了根本上師盧勝彥以後,你就不能夠再去皈依別人了。我的法已經是非常的多了,因為每一個地方要我弘法都要講新的法,那我新的法已經差不多講光了,佛法、所有的本尊差不多都光了,那還有什麼法你沒有學到呢?這個息增懷誅 - 息災、增益、降伏、敬愛,這個入世的法你都學了。我現在講《道果》,修氣、修脈、修明點、修無漏、修光、修跟本尊合一,然後修跟佛能夠合一,更上一層的你都能夠修成,那你還要去跟別人學做什麼呢?去跟別人學就是多餘的,大家認為對不對啊?(眾弟子大聲鼓掌喊:對!)


所以你必須要找一個根本,也就是像阿底峽尊者到了金洲大師學法以後,從此祂以金洲大師為祂的根本上師,就是這個道理。後來祂就是以金洲大師為主,所以祂的右手邊有一個舍利塔,就是金洲大師的舍利塔;左手邊有一個寶瓶,裝的就是甘露。每一次祂要說法以前,祂先把舍利塔拿起來,頂禮最根本的金洲大師。那麼祂所學的非常的多,在金洲大師這裡祂所學的是菩提心法,很重要的菩提心法,所謂知母心、知恩心、報恩心、慈悲心、憐憫心、因果心、菩提發心 (註:即「七重因果修心法」,所謂:知母心、念恩心、報恩心、大慈心、大悲心、增上意樂心、菩提心);另外,還有學自他互換菩提心、一切聖救度母法、《現觀莊嚴論》、密集金剛、喜金剛、《入菩薩行論》。祂的著作非常的多,《菩提道燈論》(或《菩提道炬論》)是祂最偉大的著作。


祂是應古格王朝的智光法王跟菩提光王的邀情,到了古格王朝去弘法,(駐錫)在阿里的地方,也就是後藏。後來祂要回印度的時候,經過前藏到聶塘以後,祂的徒弟仲敦巴邀請祂在前藏弘法,最終祂在聶塘圓寂。這是阿底峽本身的一生,祂活到73歲,59歲入藏,到73歲才圓寂。祂修行的程度非常的高,境界非常的高,祂創立了宗派,這個宗派叫做「噶當」,就是噶當派。


我告訴大家,有三個人非常的相似,阿底峽尊者宗喀巴尊者,還有就是盧勝彥蓮生活佛。這三位都是學佛得到很大的成就,這是一樣的。第二個,祂們都是著作等身,盧師尊寫了269本書,阿底峽尊者跟宗喀巴尊者兩個人也寫了很多的書,數不清的。像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也就是宗喀巴後來以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寫成《菩提道次第廣論》,也就是沿襲了阿底峽的《菩提道燈論》。


阿底峽尊者跟宗喀巴尊者跟盧師尊,三個人都是一樣的,都有大成就還寫了很多的著作。而且祂們都是創宗立派的,阿底峽祂在西藏創立噶當派,宗喀巴依阿底峽尊者的噶當派創立新噶當派,也就是現在的格魯派;盧師尊用漢文寫作、用漢文傳法在世界上是第一人,還創立了真佛宗。這三個人都是集大成的人,就是很多的東西集合起來變成集大成。


盧師尊本身有很多的師父。有紅教的師父,就是諾那活佛傳給了鳴和尚的寧瑪派的法,我也得到寧瑪派的法,這是第一個,盧師尊也有紅教傳承。白教:師尊皈依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學習到了白教的大手印法。西雅圖有薩迦寺,(曾駐錫的)德松仁波切(薩迦證空上師)的姪女嫁給達欽法王,薩迦證空上師是薩迦派的一個長老,師尊(向祂)學了花教所有的法,喜金剛、《道果》就是在那裡學的。另外,師尊還學了黃教的法,吐登達爾吉上師(教的)就是黃教的法。也就是格魯派、薩迦派、寧瑪派、噶舉派,這些法都已經全部學全了,集其大成。五大金剛法我也學全了,密集金剛、喜金剛、勝樂金剛、大威德金剛、時輪金剛、大幻化網金剛,全部都傳授給了大家。金剛法以上還有無上密部的法,無上密部的法師尊也學全了。而且師尊也是實修的,不要以為你們今天聽的都是盧師尊、盧師尊、盧師尊,其實盧師尊跟阿底峽尊者無二無別啊!


你看西藏前弘期的蓮華生大士,告訴大家,祂就是蓮花童子,從蓮花裡面化生出來的菩薩就是蓮華生大士,蓮花化生的童子就是蓮華生大士。西藏後弘期最偉大的西藏密教之父阿底峽尊者,也就是蓮花童子。盧師尊也是蓮花童子,那這樣子你們不皈依盧師尊還皈依誰啊?(眾弟子大聲鼓掌!)


我告訴大家幾個名稱,都跟師尊有點關聯的:舍利弗、蓮華生大士、龍樹菩薩、那洛巴、阿底峽、宗喀巴、盧師尊。我個人也不是說很驕傲,我還是很謙卑、再謙卑、更謙卑。我本人一個華人的身分,到了(南印度)哲蚌的「洛沙林寺」經堂 ,對著2000名的喇嘛,開示給2000名的喇嘛聽。有誰能夠跟2000名的喇嘛說法的,目前來講世界上只有一個人,這個人就是盧師尊。西藏黃教的法王甘丹赤巴第100世,第100世的甘丹赤巴跟我一起做法會,平起平坐,就是西藏格魯派黃教的法王甘丹赤巴第100世跟我一起,在西雅圖雷藏寺的門前一起做法會;薩迦派的法王達青仁波切跟我一起,在西雅圖雷藏寺前一起做護摩。所以師尊跟這些花教法王還有黃教法王、很多教派的法王,都在一起做過法會。你們如果不皈依盧師尊,還皈依誰呢?


我今天說法的最後,我跟大家講一個秘密:釋迦牟尼佛跟盧師尊天天在一起,天天在一起。我的下一本書,我跟大家預告一下,也就是《我所知道的佛陀》,這是我寫的,我寫出來了我問佛陀、佛陀回答的所有的話,全部在這本書當中。師尊是跟佛陀天天在一起的。我跟宗喀巴也天天在一起,跟阿底峽天天在一起,我跟那洛巴天天在一起,跟龍樹菩薩天天在一起,跟蓮華生大士天天在一起,跟舍利弗天天在一起(舍利弗跟釋迦牟尼佛天天在一起)。這樣子的傳承是偉大當中的偉大,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這個更偉大的了!


不過,我的身分也不過是人間的乞丐而已。這個阿底峽尊者,祂是人間的乞丐,我盧師尊也是人間的乞丐,心靈非常的高尚,身分非常的低下。阿底峽尊者正是這樣,祂的心靈非常的高尚,身分非常的低下,祂不過是一個乞食的密行尊者,師尊也是乞食的密行尊者。哪裡偉大?發菩提心偉大。自他互換:看到別人受苦等於是自己受苦,看到別人的煩惱等於是自己的煩惱,看到別人在哭泣也就是自己在哭泣,看到別人的病難等於是自己在病難。


所以,這一種是阿底峽尊者向金洲大師學習的自他互換法:你經常要為別人想,不是為自己想,自己不算什麼,別人才是尊貴的,所有的人跟師尊都是一樣的。我講了一句話:眾生就是自己。眾生有難,我們盡力去幫助他,這個就是慈悲,也就是愛。我常常唸「あいしてる」(Aishiteru)、「사랑해」(sa rang hae)「Hola Amigo」(西班牙語:朋友,你好)、「te quiero mucho 」(西班牙語:我愛你)、「すごい」(日語:了不起) 、「いちばん」(Ichiban)、「きもちいい 」(Ki mochi ī)、「啾咪」(手指比心)、「Yabi」(手指比V)、「Bling Bling 」(手指比心並搓指),我跟所有人完全沒有分別,因為我愛眾生。這樣子的精神才是最可貴的。


大家還要不要聽下去?(眾弟子熱烈鼓掌說:要!)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睜開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智慧去分辨。這裡有一個笑話,也不算是笑話。有一個女生去逛夜市的時候,看到一個攤子上擺了很多漂亮的皮帶,想一想自己的腰帶也舊了,於是選了一個喜歡的問老闆怎麼賣?老闆抬頭看了她一眼就問道:「你家的狗有多大?」告訴大家,大家都不笑,真正的原因是這樣子的,那個皮帶是拴狗的而不是人的皮帶。所以我教大家,要你的智慧的眼睛去選擇你自己的根本上師。


我們很快就要過舊曆年,我知道印尼過新年,跟台灣過新年是不一樣的。在台灣過新年的大年初六,有一家公司開工,老闆給每個人發了一個開工的紅包,別人的紅包裡面都是兩千塊台幣,只有我的紅包裡面是一張老闆的簽名照,沒想到後來老闆居然很興奮的講:「剛剛抽到我簽名照的幸運兒是誰?過來向我領10萬塊台幣。」我看著手中被我撕碎的照片,我陷入無止盡的沉思。


我告訴大家,很多事情我們認為是不好的,其實它是好的,好的就是好的,不好的也是好的,密教的行者要學無論如何都是很快樂的:好的當然是好的,不好的也是好的。


有一個男生胃痛去看病,醫生問他的飲食習慣,這個男子講:「也沒什麼,就是平時我媽媽吃剩的就我吃,我老婆吃剩的我也吃,孩子吃剩的我也吃。」醫生說:「那你買條狗吧!」男子很大驚訝:「怎麼狗吃剩的也要我吃嗎?」


我告訴你,這個事情是很難講的,什麼都吃的人。我告訴大家:我也能夠吃苦,什麼苦我也可以吃。


有一隻老虎結婚了,所有的動物都來參加婚禮祝賀,但是都保持一段距離,一隻貓也來了,牠跳上了禮臺,伸手向老虎祝福,老虎大吼一聲:「你怎麼也可以上來禮臺?連豹子、象都保持一段距離。」貓跟老虎講了一句話,老虎就呆住了。貓跟老虎說什麼呢?「我結婚前也是一隻老虎,」貓講。


我們知道的,家庭……,那麼師母呢,告訴大家,師母是最可愛的老虎,我這隻貓跟師母的老虎相處那麼多年,彼此還是非常的融洽,這就是我自己盧師尊不簡單的地方!


我告訴大家一個笑話,不是講過了嗎?有人問一個法師:「法師啊法師,今年我是本命年,我可以結婚嗎?」法師回答:「結婚你都不怕,還怕什麼本命年?」


這個老婆出差了,晚上打電話查勤,問先生:「你在哪兒?」老公回答在家裡。老婆問:「我枕頭下面壓了500塊錢,你把編號唸給我聽。」老公回答:「對不起老婆,編號不能告訴你了,我坦白說,我拿去買了菸,不過沒有花完,還剩300塊。」老婆回答:「其實我在枕頭下放的是100塊錢。」


這個老虎很厲害。告訴大家,你要學習佛教的精神,你就能夠夫妻融洽。


妻子問丈夫:「你可不可以誠實的告訴我,你一年到底能夠賺多少錢?」丈夫回答:「200萬。」妻子講:「你誠實了嗎?」丈夫講:「對啊,我已經乘10了啊。」就是說他把一年20萬乘以10,就是200萬。


告訴大家,師母是對我非常誠實的,我也是對師母非常誠實的,因為我們兩個誠實所以可以天長地久。


最後講一句話,蓮花童子從來就不虛偽。


嗡嘛呢唄咪吽!


聖尊在灌頂前補充說明:阿底峽尊者的手印是轉法輪印。心咒:「嗡。別雜。阿底峽。噶當。梭哈。」

關於阿底峽尊者的修法心要,請大家查閱《真佛般若藏》與師尊文集即可明白。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