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持戒和忍辱

 

第二個六度——「持戒」,我們已經講過了;「持戒」就是菩提行,向佛這邊走;這個持戒就是跟著佛走,學如來的教法,守祂的戒律,就是向佛這邊走,不會背覺合塵。

 

忍辱

 

第三,我們來談「忍辱」。這個忍辱,我有一句話講:「有誰在毀謗你?又有誰毀謗你呢?」這個是最高的一個境界,你經常要這樣子想。「有誰在毀謗我呢?」你會講:「鄰居罵我、師尊罵我、老婆罵、小孩子罵我。」小孩子也會反抗,他也會罵的;這個不是長輩罵你,晚輩也罵你,上面壓下來,下面又頂上來,你就變成「三明治」(日語),日本話叫做「サンドイッチ」,英文叫「Sandwich」。

我以前學那個日本話,學得比較久一點,有一次我到「Pizza Hut」,我說:「Give meサンドイッチ(三多一幾)。」(笑,眾笑)「Give me サンドイッチ」他聽不懂。(笑)日本話的英文是很硬的,「サンドイッチ」是「三明治」。

「忍辱」,我們每一個人假如不懂得忍辱,你天天都是「三明治」,因為這世界上的人,講好聽的話的人很少。注意聽喔!講好聽話的人很少,講壞話的人多。「閒談莫論人非」,其實「閒談喜論人非」。(笑)沒有人講自己不好,都是講別人不好。

 

台灣話——「十嘴九屁股」,「十嘴九屁股」是怎麼回事呢?因為屁股是臭的,十個嘴巴有九個是臭的,這個不是口臭的臭,不是牙周病,是說講出來的話都是不好聽的;讚揚的話少,罵人的話多,講人家是非的多;就是十個有九個都是講人家是非的。很多這樣子的是非毀謗一起出現,你不是三明治是什麼?

 

所以學佛的人要忍辱,要忍耐啊!要忍耐這些侮辱的,都要忍的。學這個很難,師尊講過,要想:「又有誰在毀謗我呢?有誰在罵我呢?」這是要學到「無我」二個字的。

 

過去的我在哪裡?不在了,已經過去了。現在的我在哪裡?在彩虹山莊說法。這個現在的我,不會變成過去的嗎?這答案是肯定的,會!那麼過去的我也就不在了,現在的我也會變成過去也會沒有了。那未來的我呢?還沒有到。那「又有誰在毀謗你呢?」要經常這樣子想,這些毀謗都會過去的。

 

你知道嗎?毀謗都會沒有的,都會不見的,因為你也會不見了嘛!毀謗哪裡能夠存在呢?對方毀謗你的人,一樣也會不見;經過五十年後,一百年後都沒有了,又有誰毀謗你啊?要經常這樣子想,這樣子想就不會自殺。(眾鼓掌)我是經常這樣子想的,不然我早就自殺了。(笑)要這樣想啊!

 

我是想,以前,盧勝彥還沒出生以前,他在哪裡啊?不在的。盧勝彥現在出生了,有人罵盧勝彥,這個盧勝彥會不會變成以後就沒有?會,因為秦始皇現在也不見了,孔子也不見了,莊子也不見了,老子也不見了,現在連孫中山也不見了,連蔣介石也不見了,那麼盧勝彥也會遲早就不見了嘛!對不對?那罵他的人會不見嗎?也不見了,大家都一起不見了。既然通通都不見了,又有誰毀謗你?

 

過去的不在了,現在會變成過去的,未來的還沒有來呢!我是經常這樣子想的,這就是忍辱,會變成「無忍之忍」,不用去忍,反正也都是一樣。有時候想一想,非常感謝他們,非常感謝對方,他們做這些事情,很欽佩他們的用心,很尊敬他們的刻苦耐勞,很欽佩他們的精神偉大。這變成反而是一種感激,一種感謝。不必去忍,忍辱到最高的境界是「不用去忍,根本沒有」。(眾鼓掌)

 

像人家講這放光照片,很多次師尊的放光照片出來,人家講是假的,那你要跟他去辯幹什麼?第一個我沒有照相機,我從來不照相,我是有照相,我給人家照相,我沒有camera,我沒有暗房,也不是我沖洗的底片,我自己不洗照片;那都是弟子,所有很多弟子寄來的這些放光照片。那麼很多人講,都是你的弟子為了使你高興,所以去假造這些放光這些東西,我說要給我高興,不是一個兩個,是幾千個,幾千個弟子通通都寄這些放光照片,怎麼會假呢?

 

那別人要講是別人的事情,我們聽到這些話也不用生氣,因為事實上不是我們自己本身去故意去偽造;尤其我這個人,如果你故意去弄這些東西給我,我覺得也是很可恥的事情,因為真佛宗就是強調一個「真」字。你弄假的,本身就是一種欺騙的心理,這個是犯戒的;所以不要去弄假的,弄假的東西給師尊,是一種欺騙,那是犯戒的。我認為這是可恥的。所以讓它自然而然,有放光嘛!好。沒有,也不要緊。但是我們聽到這些也不用生氣,「忍辱」。

 

頑強的實例

 

再講真佛密法。我記得以前有一個弟子,我們在修真佛密法修得很那個,結果,他講一句話出來,他說:在密壇裡面隨便比比手,唸唸咒,就可以成佛啊?」你想一想,是自己的弟子講的耶!他說:「你的手在那邊隨便比一下,唸唸咒語,這樣子就可以成佛嗎?」但是,這個是心血啊!這是我修了二十幾年的心血,他來看一下就說:「哼!這麼簡單,我也會啊!」有些人看了「細說密教完整的儀軌」,他看了一遍以後,他說:「哎呀!我會了。」你當然會了,你看過你就會了;你不看的時候你會嗎?這當中有很多的巧妙,很多奧妙的東西,是我修了二十幾年所得來的心得。那麼你一下子把它看了一遍你就會了,你就會修了,在你來講是很簡單,但是假如不跟你這樣子講,你會嗎?

 

所以走江湖的人講過一句話:「江湖一點訣,說破莫值錢,莫說就要你想三年。」這台灣話就叫:「江湖一點訣,講破不值錢,不講你就想三年。」這變魔術的拿起一個東西出來,他說這邊空,你看沒有啊!那邊也沒有啊!對不對?這邊沒有,那裡也沒有啊!變出來就有啦!(眾笑,鼓掌)這變魔術是一個訣而已,一個口訣。

 

我小孩子的時候,給變魔術的這樣子「憨憨攏去乎伊騙去」(台語:呆呆的被他騙),我跟那個魔術師跑,「拜託你教我。」他說:「你要學什麼?」我說:「你只要教我一樣就好了,我就心滿意足了。」我求他啊!他說:「你到底要學什麼?」我跟他講:「我只要學會變錢就好了。」(眾笑)他能夠變錢的話,他就不必走江湖了,這個就是一個口訣。

 

我在「細說密教完整的儀軌」裡面所講的,就是這些觀想的口訣,手印、持咒,整個細說裡面的口訣都講。初接觸到的,認為沒什麼,但是學法多年的弟子,一看就知道這當中裡面有巧妙的。二十年的心血,給你一句話講:「隨便手比一比,咒唸一唸,就可以成佛?」這是很傷人心的話,這聽到都要忍辱,我們聽到就只有忍。

 

我還要跟他講解,講好久好久。他跟我講一句話:「要成佛幹什麼?」(眾笑)最後他跟我講:「成佛幹什麼?」我說:「那你皈依做什麼?」他說:「我看人家皈依,我就皈依啊!」「喔!原來你是隨順隨喜啊!」(笑)我說:「這個佛果很好的,它是一種很安詳、很安寧,是很好的一個極樂世界;那心靈很平和的,一切都非常圓滿的。」他說:「我不去。」(眾笑)嗯?他不去。「那你要當什麼?」「我要當狗。」(眾笑)他要當狗。噢!我的天啊!我碰到這種弟子,我真的很慘。(眾笑)

 

他說他要當狗,他說狗很好。你看在美國的這個Safeway、QFC、Uwajimaya、Larry'sMarket,都有這個DogFood,狗食;狗的食物都擺得很多。留學生來,窮留學生來的時候,說:「噢!這個便宜。」他那個時候英文還不怎麼懂,他剛來你知道嗎?抱了好多狗的罐頭回去吃。(眾笑)

 

在美國的狗是很享樂的,跟主人上床,睡在主人旁邊啊!睡覺,每天就保護牠,給牠洗澡,吹風;冬天冷還做衣服給牠穿,抱著到處去溜狗,去公園散步。人沒有那麼好。當狗不用工作,又有得吃。他說:「這個好。」我說:「你沒有碰到廣東人。」(笑,眾大笑,鼓掌)所以這個是事實啊!其實什麼事情都有好有壞的。

 

謹守三昧耶戒

 

我一生當中,就是在研究密法。這一生當中,我是完全投入。完全融入在密法之中。所以你的東西擺出來,人家還嫌你的時候啊!這個一定是要忍辱的,要忍。弟子當中有這樣子的,也是一種忍。

 

另外呢?你不要看我現在是尊貴的上師。啊!真佛宗的創辦人。噢!很大的,弟子一百五十萬,大家看到我都頂禮。我還有師父呢!有幾個師父,他們都走了。(笑,眾笑)有好幾個師父都saygoodbye,say goodbye(笑,眾笑),走了。你不曉得,我以前被師父罵得很慘的。做什麼都是錯。

 

不要講過去的師父,最近的師父,在香港,「吐登達爾吉上師」。我這一次去找他,在所有的眾上師面前,我也是坐在那裡;師父坐在上面,他跟我是平坐,但他墊兩個墊子,我墊一個墊子。他是師父嘛!他屁股底下要墊兩層,當弟子的只能夠墊一層,那麼其他的上師就排在我底下,大家都坐好。他問我一句話,他說:「我要罵你呀!」他說他要罵我,也要給我一點面子(眾笑),對不對?那麼多的弟子在那裡,我是真佛宗創辦人耶!尊貴的上師,是蓮生活佛,還是華光自在佛。他要罵我。

 

他問我:「我們是師徒關係呢?還是朋友關係?」我說:「是師徒關係。」乖乖!「師徒關係。很好!上次我交待你做的事情,為什麼做成這個樣子?」講過來啦!我實在不知道什麼事情,你交待我,我有交待下去(眾笑),我有交待底下的上師、堂主;因為你一通電話來啦!我馬上接到,我就是很快的交待下去,這個事情要趕快處理。

 

這個事情啊!就是弄一弄以後,就是我們的上師跟弟子沒有很快速的弄,他性子很急,沒有很快的把它完成,就是慢了兩個月,那麼別人提早了差不多一個月,他交待別人去做了,別人已經把它完成,在一個月裡面給他回話,但是我們是兩個月以後,才回話的,就是我們做的比較慢,別人做的比較快。

 

他說他心裡不高興十天,十天,他本來是要把我廢了。「廢了」你知道嗎?在武俠小說裡面:「廢了武功啊!」把我「廢」了,就考慮要不要把我「廢」了。(笑、眾笑)還好,還好他做了一個夢。什麼夢他沒有講,他不講,做了一個夢。以後呢?他說:「好,還是認你是我的弟子。」還認我是他的弟子,否則我這個弟子早就給他「廢」了,武功全沒有啦!(笑、眾笑)

 

十天之內,他做了一個夢,師父做了一個夢。這個夢他沒有告訴我啦!但是這個夢轉變了他要把我「廢」了的這個意思。他意思是這樣子的,就是有一個菩薩來跟他講:「你不可以把盧勝彥廢了喔!他內心還是很尊敬你的喔!」可能那個菩薩就跟他「托頭(台語:特別指點)」啦!(眾笑)叫他不要這樣子,十天以後他才改變。但是他想,我去見他的時候,他要好好的修理我一頓。

 

他拿一個東西給我,我用雙手去接,他問我:「就這樣嗎?」那不是笑臉喔!不是輕聲細語的,不是喔!「就這樣嗎?」要幹什麼?「跪下!」就乖乖跪下。你知道尊貴的上師啊!(眾笑)蓮生活佛耶!真佛宗創辦人耶!華光自在佛!說跪就跪,我照樣跪下。我一跪下,還好我看那些上師,弟子大家都爬起來一起跪下。

 

要對自己的師父完全全心的信服,沒有理由的,你要跟他講什麼理由,沒有理由,我沒有什麼理由好講的,我不能跟他講:「我把事情交代下去了,我並沒有做錯啊!我已經把事情交代給大家做了,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實上沒有什麼理由,不能講理由的,什麼理由都不要講,我沒有什麼理由好講的。

 

以前師父罵我,我只有一個,跪下來,懺悔,我從來不講理由的;因為理由他們也不會聽的,什麼理由他們也不聽的,他們認為這樣就是這樣。

 

我以前跟師父學法,很慘的,很慘的,這個師父打得很厲害的,一隻手這樣子打過來,你躲到那邊去,他另外一隻手打過來(眾笑),打得更厲害。那現在,師父他高興罵我,他就罵我,他罵我已經罵十年了,他還不厭倦(眾笑),乖乖的要被罵。一句話:「他是師父。」

 

我當時啊!老實講,能夠講什麼?我不能講什麼話的,我不能講「喂!你假如再這樣子罵我,我就離開你喔!」我不能講,密教是一對一的;密教是講三昧耶戒,三昧耶戒的。什麼是「三昧耶戒」?你皈依的時候你就發了誓的,你一離開,就犯了「三昧耶戒」了。普通的你可以,密教不可以的!「三昧耶戒」是最重的戒,在佛教裡面的最重的戒,是在定中本身跟佛菩薩、跟師父之間,完全一條線的一種戒律。

 

我在我師父那裡,他說跪就跪,他說罵就罵,他要怎麼樣就是怎麼樣,我是一心的,不能有二心的,對師父就是這樣子的。你心裡只要起一點反感,我對這個師父覺得有點格格不入,哪裡還是「一對一」啊?你這個「一」已經沒有啦!變成「一對零」啦!你得不到傳承加持力啦!

 

好,我再上樓,再上去,他寫一個藏文的咒字給我,他要我做他的傳承人。這是給我考驗啊!他是給我考驗,先把你踢開,傷了你,看你還能不能忍;先殺你,看你能不能忍了你再回來。還好!「我給你傳承。」我幾個師父都是這個樣子的,這個學密教啊!要忍的。要忍,對自己師父是要忍的,那是沒有理由好講的,比軍人的教育更嚴格,你不要跟他講理由。

 

密勒日巴的故事

 

以前,密勒日巴被瑪爾巴大師拳打腳踢的,祂叫祂去做尖形的房子,三角形尖形的房子,叫祂去蓋圓形的房子,蓋四方形的房子,再蓋一個好像亂七八糟畸形的房子,半圓形的房子,蓋完再拆。這要忍辱啊!皮都磨破了,腳都走累了,房子蓋好了祂叫祂拆;那是在教祂法門,「息、增、懷、誅」。

 

尖形的房子就是「誅法」;四方形的房子就是「增法」,「增益法」;圓形的房子是「息災」;半圓形的房子,「敬愛」。這已經在教祂法了,叫祂蓋房子拆房子就是在教祂法了。當弟子的不知道師父用的苦心在哪裡,怎麼叫我蓋房子又拆房子?這是無理嘛!其實在教祂法,在消祂的業。

 

蓮生活佛的求法經歷

 

我碰到一個師父更凶的,這個師父啊!罵我、叫我跪、叫我爬,然後再帶我去,再傳我東西。

 

密法是這樣子學來的,你已經皈依他了,密教沒有所謂的退,在顯教你高興怎麼走,怎麼去退沒有關係,密教是「三昧耶戒」;退啊!金剛地獄!沒有第二個。我能夠退嗎?那麼多師父。這個薩迦證空喇嘛!他教我也是很嚴的;了鳴和尚,我是被打過的;現在香港的吐登達爾吉上師,我是被罵十年。一個「退」字,半個,一點點我都不敢講。「三昧耶戒」啊!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密教是這個東西,是要教你忍辱,他先修理你,看你有沒有忍辱的心,你確實有了,道心很堅固,他才傳你真正的法。

 

我在上師那裡,在薩迦證空喇嘛那裡,我受的灌頂很多,他給我的考驗很多。在了鳴和尚那裡,我受的「侮辱」很多,不能講「侮辱」啦!(笑)受的「責難」很多,但是他講了一句話:「你受的責難越多,你的災難越多,你的成就就越大。」

 

我不能顧這個面子,我是在所有弟子面前被罵的,我還有什麼面子?我是不顧這個面子,學佛的人還有什麼面子?那天我在吐登達爾吉上師面前,所有的弟子,十幾個上師跟法師都在場,對不對?在場的舉手。(一?弟子上師法師舉手)你看有這麼多人在場,還有沒有來的,對不對?有好幾個不在這裡。後面也有,有多少上師跟法師在場。我為了這個面子,他在罵我的時候,他在責難我的時候,我假如站起來,我說我不幹了,我走了。犯戒的!犯戒的!你忍辱都還沒有學到,你還犯了「三昧耶戒」。

 

你當初皈依他,你就要死守皈依的這個三昧耶戒,被師父打死了也是活該。今天我就抱著這個心喔!我給我的師父打死了,我活該,打死了,是他超度我,我往生了,這師父成全我,所以把我打死了,我活在這世界上有什麼用?我下一世再來,再來度眾生。他提早幫我解脫,讓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嘛!

 

我們今天學佛,就是學師父的長處;師父是有長處,我們學他的長處。將來你們做了別人的師父的時候,將來你們自己收弟子時,做了別人的師父的時候,你們不能說別的沒有學到,光光學到我師父的那一套,底下的弟子慘了。

 

不過我對自己的師父有信心,我只要皈依了他,我就視他為佛,他就是佛,他可以修理我,可以罵我,可以成全我,可以把我打死的,這個才是密教的弟子。(眾鼓掌)不然你就不要去皈依。跟你講好了,你要皈依密教,你皈依了他,完全要信服,完全百分之百,不存二心的信服,這個就是你已經不破三昧耶戒,不破忍辱,你已經修到了。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