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擇法覺支

天最重要講的應該是屬於「擇法覺支」,「擇法覺支」非常重要;「擇法覺支」就是你在學佛法當中,你不能所有的佛法通通都去學,我們曉得佛學如同瀚海,你沒有辦法全部通通都去學的,你一生的生命全部投入也沒有辦法把佛學通通都學會,那你要「擇法」就是選擇佛法。由於有「擇法覺支」,所以在佛法裡面就分成很多宗很多派,這個就是因為佛法太多了。

 

有些法師他選擇了一本經典,認為這本經典很好,他自己學有心得,就從這本經裡面創出一個宗派出來,所以就演變成為十個宗派。最常見的十宗,都有它強調的一個方向,那麼十宗是:

 

第一個是「俱舍宗」,「俱舍宗」是講「無我」的,裡面的大義是談論到「無我」。

 

第二個宗派是「成實宗」,依照《成實論》而成為的宗派叫「成實宗」,「成實宗」是講「我」、「法」都是空的。

 

這當中也有很多宗派所持的理論是相背的。據我所知道,像「俱舍宗」是講「中陰實有」,也就是說在他們「俱舍宗」裡,他們講靈魂是有的,是有這個靈魂的,是成為陰形出現的,是有中陰;那麼「成實宗」特別強調沒有中陰,沒有靈魂。這兩個宗派就很矛盾,一個講有靈魂,一個講沒有靈魂。

 

那麼,大乘的宗派又怎麼講這個靈魂呢?他是講「有的有,有的沒有。」這個就很難讓你去領會,怎麼一個佛法裡面,佛學裡面,有的講說「有靈魂」,有的講「沒有靈魂」,有的講「有的有,有的沒有」?教大家如何去認同?哪一個宗派才是對的?

 

那麼大乘宗的意思,它是講大善的人,你修持成就的人,根本不要經過中陰,不必中陰成佛,你直接就可以成佛。那麼就沒有中陰嘛!沒有靈魂了。像我來講,有一天我就圓寂啦!那麼圓寂了以後呢?直接就化為虹光,就成佛啦!沒有經過靈魂的這一道手續。大乘宗的意思就講沒有靈魂。

 

那麼有些大惡的也沒有靈魂,他也不經過中陰,他做的業障很重,那麼一下子啊!他一死就是整個人沒有經過靈魂的這一道手續,直接就變成餓鬼;按照它的講法,就沒有經過陰形的這種現象,這是大乘宗的理念。三個宗派的理念都不同的,所以這個要你們自己本身去意會、去選擇。

 

那麼有「俱舍宗」跟「成實宗」,也有「禪宗」,禪宗是講什麼呢?講「見性成佛」,看到自己本性你就成佛了;其他的不講,完全就是見到自己的佛性,你就成佛了,只是在修見性的功夫。

 

那「天台宗」呢?就講「一心三觀」。什麼是「三觀」?「空觀、假觀、中觀」,就是三觀;「天台宗」是講「一心三觀」的。

 

「華嚴宗」是講「十玄六相」,十種玄,六相。「十玄六相」這個相,是法相的相。十玄,以後有機會的話,再跟大家談一談每一個宗派的修持方法,那麼大家可以去選擇。

 

另外還有「法相宗」,「法相宗」是講「萬法唯識」,就是講「唯識」的,也等於是「唯識宗」。

 

再來呢?「淨土宗」,淨土宗現在是最流行的,因為是最方便的,就講唸佛,一心不亂唸佛,那麼你唸佛唸到看到佛啦!也一樣見性,也一樣可以成佛,這個是講唸佛的。所以淨土宗是專門講唸佛。

 

另外「律宗」,律宗就是講戒律的,以《四分律》為主的一個宗派,講先守戒,然後再得到「定」,那麼「定」了以後得到智慧,再禪定功深的時候,他也就成佛了。那麼律宗是專門講戒的。

 

還有「三論宗」,三論宗就是講有三種論,分別是《中論》、《百論》、《十二門論》,這三個論合起來的,就叫「三論宗」。那麼三論宗是講空性的,講空的,完全是講自性本空的。

 

剛才我們講「淨土宗」,淨土宗有「三經一論」,三本經就是《觀無量壽經》、《無量壽經》、《阿彌陀經》跟《往生論》,依照這三經一論,演變成為這個淨土宗。

 

那麼還有就是「密宗」,我們現在修的就是密宗,密宗是依《金剛頂經》跟《大日經》為主的。密宗就是外修「身口意清淨」,內修「氣、脈、明點」,「三密合一」,見性成佛。這是密宗,這個講起來就是十個宗。

 

那麼你就是要選擇啦!有十個宗派,看看你怎麼選?有十家店,這邊一排都是在賣麵的;有十家店,每一家都說自己的好,沒有一家說自己不好的,我還沒有看到一家說自己不好的,每一家都說價廉物美,貨真價實,價錢公道。

 

有些人是碰運氣的,看看哪一家,十家麵店開在這裡,哪一家都可以飽,看你跟哪一家有緣,你就找哪一家。學佛是分很多的喔!很多宗派的,每一個都強調自己的宗派是第一的。

 

像在《楞嚴經》裡面,二十五位菩薩。釋迦牟尼佛問祂們怎麼樣子修啊?祂用的方法,有用火去修得「火光三昧」;有用水,用水觀法去修得「水觀三昧」。那觀世音菩薩最後講,祂耳根圓通,現在就有人用聽內在音,看內在光的方法;這是觀世音菩薩《楞嚴經》裡面的「耳根圓通法」,很多方法的。

 

其實佛陀在的時候,祂教我們最多的就是「火光三昧」。四聖諦法、阿羅漢,四果阿羅漢,就是「火光三昧」。那麼其他很多的大菩薩,祂們本身去修證的方法都可以成佛;你們願意找哪一家,你們就去找,哪一家好,自己最有緣,就是你自己本身學佛的根本,這個就是「擇法覺支」。

 

你要去選擇啊!今天你們選擇哪一家呢?(眾說:「真佛宗」)(笑,眾笑)你們選擇對了。(笑,眾笑鼓掌)這個就是「擇法覺支」。你們要選擇佛學佛法,一定要用你的眼光去看去選擇的。不是說隨隨便便,眼睛上綁一條帶子,你們講的,現在這個病人看起來就跟熊貓一樣,大陸上的熊貓一樣,兩個眼睛都黑的(笑);綁一條帶子,「青蜂俠」還是什麼俠,都是這個樣子。然後你就是亂闖、亂闖,摸到哪一家就進去哪一家了,這就是你自己的命運。這個命運不一定是好的,因為你是盲目去選擇。

 

所謂的「擇法覺支」是你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斷、去選擇法,這個叫做擇法的領悟。你們皈依師父也是一樣的,你們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智慧去判斷,這個才是「擇法覺支」嘛!否則你選擇什麼?亂闖就是了。你闖到一家黑店,你就變成了人肉包子。(笑,眾笑)

 

你知道嘛!那個《水滸傳》裡面,賣的是什麼?人肉包子。你闖到黑店,被宰了,不曉得那個是黑店,你隨便進去,你想要吃點什麼東西,他包出來是人肉包子。然後來看你長得胖胖的(笑,眾笑),白白嫩嫩的,這個油脂很多的,剛好他也缺這個材料,你就被宰了。

 

所以佛法裡面還是有很多黑店的。大家注意一下子,不要上了賊船,走進黑店。你以為能吃一頓飽的,變成別人吃你一頓飽。這個就是「擇法覺支」。

 

真佛宗的大殊勝

 

為什麼選擇「真佛宗」呢?真佛宗有什麼殊勝的地方呢?一定要講出來。你們都會選擇真佛宗,我想你們腦筋很好,你們的智慧是無上的。

 

它有什麼殊勝的地方呢?你要講出來啊!是湯頭好呢?是它的材料真?不是下味精,下味精我現在很怕。(笑)湯頭好、材料真,去煉過的。他那湯是用什麼骨去煉的?是老火湯去慢慢去燉,燉好幾個小時,燉了三天三夜,燉出來的東西,這個湯頭才會好。(鼓掌)

 

還用山珍海味的東西。還有顏色呢!上面還放一點蔥啊、蒜啊!還有加一點紅色的「大根」(日語:蘿蔔)。(笑,眾笑)讓你看起來,顏色好,味道又香,又可口;讓你半飽半餓的,還想吃,不會讓你一下子吃粗飽的。

一下子飽了,你就不再來了。讓你吃半碗的,然後你再來買,這樣子再給你。這個色、香、味通通都俱全的,這個是殊勝的地方。

 

根本傳承上師殊勝

 

我們今天講真佛宗殊勝,第一個是根本上師殊勝。(鼓掌)對不對?(掌聲不斷)這是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呢!我現在變成金身。(笑,眾笑)事實上真是這個樣子,其實也是事實。

 

你現在去問所有的法師,很多外面的這些上師,密教的活佛啊!你問他:「你到過西方極樂世界沒有?你去過沒有?」那些法師去過西方極樂世界嗎?他們都不敢講「有」的,很少人講他去過西方極樂世界。

 

有的大概很少,他們沒有去過,只是根據《阿彌陀經》裡面所描述的,他可以想像出西方極樂世界是哪個樣子。這一條路他還沒有走。有,有很多法師去過了。有哇!但是沒有回來。(眾笑)去的「死蹺蹺」(台語:死翹翹),他們就回不來了。對不對?

 

他不能講啊!他講不出來西方極樂世界是什麼樣子,有幾個地名?有什麼車在跑?對不對?有多少人在那裡?那個佛國有多大?他講不出來啊!要去了能回來的上師,能夠講這條修行的路,你已經走過了,實際上你走過了,你今天回來再帶人去走,不會迷路。(鼓掌)

 

這很簡單的一個道理,你去過的地方你知道怎麼走,那個城市是怎麼樣子,你知道。今天你不知道,你只是看《觀光指南》,看看《觀光指南》,怎麼走怎麼會到。我知道了喔!那裡有什麼東西呀!有什麼建築物呀!有什麼雕塑啊!有什麼博物館,你都是看《觀光指南》。這個是差一級!

 

所以真佛宗的根本上師是「一番」(日語:第一名)!(眾鼓掌)其他的法師也不錯,不過其他的法師是「二番」(日語:第二名)。(笑,眾笑)他是根據釋迦牟尼佛,佛陀講的,在《阿彌陀經》裡面,西方極樂世界是怎麼樣子。

 

「蓮花大如車輪」。咦!大如車輪?你就要用腦筋了。佛陀時代,祂講的這個車輪是什麼車輪啊?不是那個吉普車的車輪,是什麼車輪?你要想一想。《阿彌陀經》是這樣子講,對不對?所以你外面的這些法師在講「大如車輪」,好!吉普車的車輪、牛車的車輪、馬車的車輪,都是車輪啊!到底有多大?這個是去了看過回來才能講的。

 

這個蓮花裡面能夠坐多少人?有的人講我知道了,「一個人」。「這個大家看到了,那個三寶佛,每一個人都坐一個蓮花嘛!一定是一個人。」不對!有坐一個人的,也有坐十幾個人的,所以這一點那些外面的法師就講不出來。我問他蓮花座坐幾個人?一朵蓮花坐幾個人?他一下子就「我沒有看過」。他當然答不出來啦!這根本上師去過了,這個就是殊勝。(眾鼓掌)

 

我們都是這樣子實際上去修,去證驗,去證明出來,到底西方極樂世界的情形,你一目了然,你這一種智覺,不是從書本上來的。外面的法師完全是從書本上來的,他自己本人沒有去過,所以他們沒有證驗,這個就是根本上師的殊勝,真佛宗派的殊勝,第一個殊勝。(眾鼓掌)

 

灌頂果位殊勝

 

第二個殊勝,就是灌頂的殊勝。(眾鼓掌)

 

別的宗派沒有什麼叫做灌頂的!有,現在有顯教的法師也開始灌頂;大家知道,他也弄了甘露水,那個灑一灑啊!他的水從哪裡來的呢?現在是很方便,就拿一個瓶子去自來水那邊裝一下,就有了嘛!你們回去給你們的兒子灌頂,給你的孫子灌頂,你們就用自來水,用一個東西這樣子灑一下,灑、灑、灑,其實方便一點的話,買一支水槍(眾笑),買一支水槍比較長啊!裝水多一點的那一種。來一個,唰!噴一個,喔!灌頂。

 

灌頂不是這樣子啊!是要觀想智慧本尊進到這個灌頂瓶裡面來,佛在虛空住,把虛空的智慧本尊請到這個瓶子裡面的水中間,再把智慧本尊,另外一個智慧本尊觀想坐在自己的頂上,再進到你自己的心中,你再自己變化為智慧本尊,那麼以這個本尊的法水給人家灌頂,這樣才合於密教的灌頂。(眾鼓掌)

 

其實密教的灌頂,外面看起來很簡單的。拿起水就灑啊!那麼這個顯教法師,他一看,「好啊!這個比我們唸三皈依好得多。」他也來一下,灑,這樣灑,那個不是灑淨啊!灌頂不是灑淨,不是的。是要觀想的,要持咒的,要跟智慧本尊合一的;要一起做,才合於密教的儀軌。

 

你自己要給人家灌頂,你自己必須要先受灌頂,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常識。告訴大家,上師要給人家灌頂,你要灌頂這個法以前,要先接受根本上師給你灌頂,你得到這個灌頂以後,才可以跟別人灌頂。(眾鼓掌)

 

我們很簡單的講,那個法師根本沒有密教的傳承,他不過是有空的時候唸一唸咒,沒有人給他灌過頂的。本來他就是學顯的東西嘛!他沒有學過密嘛!他又沒有密教的根本上師!他給人家灌頂,就是錯誤的;因為他從來沒有接受過哪個灌頂,不可以用這個東西來給人家灌頂。

 

所以傳承就是這個樣子,一個傳一個,再傳一個,這個叫做「傳承法流」,它是有來源的;而不是說,突然間冒出來「我給你灌這個頂」,但是從來沒有受過哪一個上師灌過這個頂,就給人家灌這個頂,這是錯誤的。

 

這個灌頂,以前講過,密教裡面一給你灌頂,你就是「法王子」,你就是「預備佛」;就是將來你要成佛,先給你灌頂,就表示你現在是五佛的法王子,這個就是果位的方便,果位的灌頂殊勝的地方。

 

有人去問百丈禪師:「百丈啊!佛是什麼啊?」這個百丈怎麼樣回答?有沒有人讀過這個公案啊?「佛是什麼?」就有人去問百丈:「佛是什麼啊?」百丈就回答,他答得很好,他這一句話是開悟的,他馬上回答:「你是什麼啊?」他問祂:「佛是什麼啊?」祂反問他:「你是什麼啊?」「你是什麼啊?」你就是佛!你還問我,我還要問你呢!對不對?你問我:「佛是什麼?」我反問:「你是什麼啊?」

 

以前有弟子問我:「師尊啊!你是不是佛?」我說:「你才是!」(笑,眾笑,眾鼓掌)這個是很簡單的問題,但是有時候會讓你想不出來。密教就是直接了當的,我給你灌頂,你就是佛了,你雖然現在還不是佛,但你是後補佛。

 

我們以前去考試,考大學,考上了沒有?「上也是沒上」。怎麼回事?考上就考上,沒上就沒上,哪有「上也是沒上」?跟他講,再問清楚一點,他說:「備取的。」是準備錄取的。反正有人沒有去,他就變成正取的。所以你們這些是「備取的」,現在是備取的佛。

 

「你們是什麼佛?」「備取佛。」(笑,眾笑,眾鼓掌)備取就是後補嘛!一給你灌頂,你就是「後補佛」。這個灌頂殊勝有它的奧妙在裡面,它就是這樣子。所以密教一給你灌頂,你就是後補佛,你不能小看自己。你將來當得成佛。(眾鼓掌)

 

淨土殊勝

 

這個一般的法師啊!他「淨土未現」,他的淨土沒有出現的,他們不曉得將來要到哪裡去。他們只是說:「我唸佛就是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那麼將來就是一定往生西方。

 

我們這個宗派裡面,我們準備好的,你們的宮殿,你們的房間都幫你造好的。對不對?甚至你們的侍者,都在天上界等你們。(眾熱烈鼓掌)這是我們這個摩訶雙蓮池,大雙蓮池的淨土已經出現。(眾鼓掌)都幫你們準備好了,天上界的宮殿,通通都圓滿了,都建好了,就等你們去。Waitingforyou!(英文:等你們來)(笑,眾鼓掌)這個就是我們的淨土。我說淨土已經現了,根本上師佈好的淨土,在西方極樂世界常寂光土的摩訶雙蓮池;你們將來真佛宗弟子都可以到那個地方,一切都是現成的,馬上就有的,一切都準備好的。

 

其實現在的法師,他講說:「哎呀!你們去啊!你們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啊!」你去那裡找誰?(眾笑)對不對?你沒有一個目標嘛!他說:「找阿彌陀佛。」咦!是有阿彌陀佛,到西方極樂世界是沒有錯,但是你要認識人。

 

你們今天到了西方極樂世界,你的淨土在哪裡呢?在常寂光土的摩訶雙蓮池。(眾鼓掌)這個阿彌陀佛馬上給你分配,好!你可以現在馬上就去,祂知道你是真佛宗的弟子。(眾鼓掌)你講不出是摩訶雙蓮池的,祂說你是哪一宗的啊?還要問很多的,還要「戶口調查」喔!問你修什麼、修什麼?跟你講,講了半天你還答不出一個所以然。「算了!算了!你到這個西方極樂世界的這個邊地去等吧!」(眾笑)所以我們真佛宗的淨土是出現的,是現淨土的境界,這個就是淨土的殊勝。(眾鼓掌)

 

密法殊勝

 

我們宗派的密法,我講過的,真佛密法,在這個世界上,哪裡去找?你們去找,沒有啦!已經是沒有了。在這個世界上的佛法,你要是找相同的真佛密法,你說:「哎呀!有一個法師,他也是講我們的真佛密法耶!他跟我們講的,跟我們師尊講的通通都一模一樣的。」我說:「哎!奇怪?哪裡有這個法師呢?我去找他看看。」結果查出來,原來他是我們的徒孫。(眾笑)

 

什麼是徒孫呢?就是我們的徒弟,把我們真佛密法的錄影帶拿去給他看,他偷偷在房間裡面學,學得好認真,他以後出去說法,也講我們的真佛密法。(笑,眾鼓掌)這個法師不是我們的徒孫是什麼?他現在也比這個說法印了。他說:「哎呀!我要比這個手印,這個手印太好了。」我一看,哎呀!怎麼搞的?出來那麼多徒孫啊!真的!現在有很多的法師都在偷偷的學真佛密法。(眾鼓掌)

 

因為現在的法師在說法,都是看經典,不是看小抄喔!他是完全的拿經典出來看,然後看了就按照這個經典的這個字去解釋,一解再解再講有一天啊!你把他的那一本註解,等他不注意的時候,你用三隻手去給他這樣拿起來,假裝不知道。他一上台一摸,哇!(眾笑)慘啊!(台語:慘了)慘啊!「今仔日是要講啥?」(台語:「今天是要講什麼?」)(笑,眾大笑)

 

告訴你,那個法師在說法,他那一本寶貝簿子,那一本簿子,你們注意一下子,在他還沒有拿出來以前,你就給他摸走。(眾笑)他一上法座,皮夾子打開,「唉呀!找不到!」(眾笑)「懺啊!」(台語:慘了!)(笑,眾大笑)講不出來,他沒有辦法講,他一下子臉就發青。沒有老生常談的那一本簿子,他那個寶貝已經講了四十幾年了,沒有那一本寶貝他就講不出了,他沒有經驗嘛!他沒有實際上去體會佛法,他靠的是書本嘛!所以你一把它摸走,他就沒有了,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以前,我不好意思講,我們測量學校大學部有一個物理教授,他也是逢甲大學的教授,他那本簿子啊!拿起來上面都有油條味。(笑聲)油條,很油的!他可能是在吃早餐的時候,吃油條、燒餅、豆漿的時候,滴得整本書都是油渣。我們有一次把他那一本摸走(笑,眾笑),他一個禮拜都沒有來授課,我們就通通都自習。(笑,眾笑)所謂自習就是玩(笑,眾笑),最後我們看他很可憐,到最後再把那一本簿子再送還給他;那時候我當系長,我是大地系的系長,這件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

 

我們宗派呀!是有所謂的「上師殊勝」,有「灌頂殊勝」,有「果位殊勝」,有「淨土光明殊勝」(眾鼓掌),還有最重要的,我們「真佛密法確實殊勝」。(眾鼓掌)

我們學佛要學到它的巧妙,它的微妙的地方,佛學是有它的微妙的地方,不是全部都學,全部都學你學不會的。所以你只要把微妙的地方專一去修行,深入經藏,到裡面,不只是廣;我們曉得學佛有廣,廣就是多學,學得深,得到它的巧妙之處,你就成就了。講這個也等於講到精進啊!

 

以前我們學槍,我在軍中的時候,我學這個M1半自動步槍,我學過水冷式的衝鋒槍,學過卡賓槍、衝鋒槍,還有輕機槍、重機槍、迫擊砲,我是有「神槍手」之稱的。(眾鼓掌)其實學這個東西啊!就是精進,你能夠精進,能夠很仔細的取得它微妙的地方,你就勝了。

 

像以前有古人去學弓箭,他師父說,你來我這裡學,我教你一個方法,你回去捉一隻蜘蛛,最小的蜘蛛,吊在窗子那裡,每天去看那個蜘蛛。他問師父要看多久?他說:「你看三年。」看那一隻蜘蛛看三年。這學弓箭怎麼搞的?教他去看那個蜘蛛看三年?他真的就很精進的看那隻蜘蛛看三年。

 

你知道看三年以後變成怎麼樣嗎?那個蜘蛛大如車輪,剛才講這蓮花大如車輪,現在是蜘蛛大如車輪,看到最後那個蜘蛛跟車輪一樣大。他來找師父,師父說:「你已經學會了。」就這麼簡單,學射箭就是這樣子。他說:「那下一步呢?」「下一步你拿箭往那蜘蛛射,就行了。」他回去拿箭看著那蜘蛛,哦!那蜘蛛大如車輪,他一射,哇!真的射中蜘蛛的肚子;那個箭有時候比蜘蛛還要粗的,但是居然能夠把那麼小的蜘蛛射下來,這就是「精神專一」啊!你專一一樣下去就很深,能夠得到它的巧妙之處。

 

我以前學槍是怎麼學的?學槍,先把準星調好,因為每個人個性不同,你這槍也不同,槍的調整也不同。你的準星跟你的瞄準器,每個人習慣性不同,所以你先第一個,瞄好一個點,然後第二次你再瞄這個點,你會產生差距,那麼你把這個差距準星往這邊調,調到一樣,這就是在調準星。

 

每一枝槍因為每個人看法不同,所以它的準星跟瞄準器都會有不同的,當你拿久你自己調好的準星的時候,依照你的習慣這樣射才會準,這是一個巧妙的地方。別人的槍你拿來用就不準,你用自己習慣用過的槍你就會準,因為你調過那準星,這是一個要訣。

 

第二個要訣,這槍放出去的時候啊!一定是固定的、不搖擺的。那我們瞄準星呢?是要瞄在那圈圈的底下一點,因為你槍只要一按,它會有一種力量會往上彈的,一彈上去剛好就命中中心。我在瞄的時候是從底下開始,再一直往上舉,往上舉,舉到底下的時候再扣板機,一扣板機,這個槍稍微往上一揚,就剛好射中中心點。

 

它有訣竅的,而且你這槍要拿得很穩固,像持槍這樣子拿得很穩固。另外還有一點,這手要伸直,手要伸直的,假如是一般M1的槍,是要跟這個皮帶,要環轉,要叩緊,而且要平衡,要保持平衡;這邊是平衡的,這邊是三角形的支撐,這樣子做的。

 

扣板機的時候,它還有學問的,不是「哎!我要扣了」;你想說「我要打了」就不準了,因為你要扣的時候,心跳一定會加快,呼吸一定會緊張,你這個時候槍會移動,會往上彈。你在扣板機的時候,是在不知不覺之中扣的板機(眾鼓掌),也就是你在心神貫注,不知不覺當中你扣的板機;你的呼吸最平穩的時候,你扣的板機這樣才會準的。這個都有它微妙的地方啊!

 

我現在講了半天好像變成軍訓教官(眾笑聲),不是在說佛法,其實這個跟佛法有關的喔!你不要以為師尊是教你殺生,不是的,我是在教你「任何一個東西都有它微妙的地方,只要取得它微妙的地方,你就百發百中,百戰百勝,你就能夠得到成就。」(眾鼓掌)

 

它有平衡的學問,它有平衡的道理,有再彈起來的道理,它一扣板機就彈起來,會往中心點射,你要擺在準星的底下,然後在不知不覺,在呼吸平穩之中,甚至你不覺得你是在扣板機,你是潛意識的扣板機,而不是故意去扣它的板機;你故意去扣它的板機就不準了,就是在無意識之下你扣了板機,就射中了。

 

真佛密法裡面就有很多很微妙的東西在裡面,裡面是寶藏啊!是真正的寶藏在裡面,你仔細去看那個錄影帶,裡面的東西完全就是一種精華,是煉過的,是千錘百鍊的,這個是一般法師所沒有的。(眾鼓掌)這是「擇法覺支」啊!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