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3年8月10日西雅圖雷藏寺同修阿彌陀佛本尊法開示「大圓滿九次第法」第十七講


敬禮傳承祖師,向了鳴和尚敬禮,向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向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向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敬禮今日的同修本尊「無量壽、無量光阿彌陀如來」,敬禮壇城三寶。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以及我們今天的貴賓,中華民國外交部國際組織司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務委員會會計師Teresa師姐、台灣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節目製作人徐雅琪師姐、莊駿耀醫師、林淑樺醫師,還有來自各地的上師、法師和同門,大家晚安!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今天的同修本尊是阿彌陀如來。大家都知道阿彌陀佛,但是卻不知道祂的深意,不知道祂主要的密意在哪裡;就是阿彌陀如來的祕密,到底在哪裡?誰都會唸「南摩阿彌陀佛」,只要是學佛的,一見面就是:「阿彌陀佛」!中國大陸就唸「喔(台語:黑)彌陀佛」,好像都黑掉了。我們學密教的都認為,要唸「阿彌陀佛」才是對的,是輕音的「阿」,而不是重音的「喔彌陀佛」,都是被電影害的,在電影上那些假的和尚見面唸「喔彌陀佛」。其實這一句是有密意的。我剛才講:「無量光、無量壽」,這就是祂的密意。祂的壽是無量的,祂的光是無量的,遍照所有的地方,都可以照到的,這就是祂本身的密意。我們學佛要懂得每一尊佛,阿彌陀佛還是大醫王佛,不是只有藥師琉璃光如來才能夠治病。東方跟西方,在華嚴淨土裡面都沒有甚麼分別,沒有甚麼差別,沒有甚麼東方、西方、南方、北方,只是為了度化眾生,為分別起見,才有分別,也才有很多的色彩。其實,都是同一個色彩,同一個淨土,沒有那麼多的分別。

  

今天再講「澈卻」,再做補充。先講三個笑話,老師在作文比賽上給的題目是:「陸陸續續」,小朋友寫作文,「下班了,爸爸陸陸續續地回來了。」老師評語:「你到底有幾個爸爸?」所以,「陸陸續續」也不能亂寫。另外有老師出的作文,叫作:「其中」,小朋友寫:「我其中的一隻左腳受傷了。」老師的評語是:「你是蜈蚣嗎?」有那麼多隻腳,這也是好笑的。老師出了一個題目叫作:「原來」,小朋友就寫:「原來,他是我爸爸。」老師的評語:「請媽媽關切一下。」我們講「澈卻」,「澈卻」翻成漢文叫作立斷,立斷的話,就沒有上面說的那三個笑話,上面那三個笑話是猶疑不定的。而「澈卻」是永遠、決定性的,沒有第二個答案。

  

有一種叫作「四瑜伽」,你必須要修出來這四種瑜伽,才會接近於「澈卻」。這四種瑜伽都是要安住,也就是你必須要在那個地方禪定下來。「澈卻」的第一個瑜伽,叫作「安住須彌」。「安住須彌」的意思就是你要像須彌山一樣,很安住。須彌山在佛教裡代表整個世界的中心,它是矗立,下面是接著地的,中間是細腰,上面浮起一個平台,長得好像beautiful lady美女的腰跟上身這樣,須彌山的形狀很特殊,佛經裡面是這樣形容的。「安住須彌」的意思就是你要像須彌山一樣定在那裡不動,也就是說你的念頭定在那裡不動,包括外面的表相,也是定在那裡,像一座山一樣,統統都不動,這就是「安住須彌」,是第一個比較接近「澈卻」立斷的。

  

以前,我寫文章寫過,當時師尊在靈仙閣,就是在巴拉那裡修法,我在美國西雅圖也搬了幾個地方。第一個地方是巴拉,在那裡閉關差不多三年,那時候沒有甚麼弟子,因為弟子遠在台灣,也沒有生意可做。我跟蓮火上師要一張桌子。蓮火上師問我:「你要一張桌子幹甚麼?」我說我要擺一張桌子在客廳,擺一個位子在那裡,或許會有人來問事。「問事?」蓮火上師就笑了:「不用擺了,因為這裡是美國西雅圖巴拉,這裡除了我們以外,沒有其他的弟子。」真的,那時候是沒有弟子的,一個都沒有。


我到西雅圖時,首先是住在巴拉的,no friends沒有朋友,no students沒有學生(弟子),I am master Lu,but no students,雖然我是盧老師,但是我沒有學生,nobody knows沒有人知道。我一個人在那邊很孤單,只好閉關。在閉關的時候,禪定就很容易,為什麼?我住在10 th Ave.第10大道,80th street,我當時出來一看,連一部車都沒有;我家門的紗門一打開,一隻小貓都沒有。所以在靈仙閣,就是上面的書房,我就坐在那裡閉關禪定。一禪定,欸?整個人就凝住不動,就化為一座大山,靜靜坐在那裡,整個人就像是化為山不動。


這時候,就有兩個空行的大力鬼神從靈仙閣經過,祂們說:「欸?奇怪,這裡甚麼時候有一座大山?我們怎麼不知道?我們飛行這麼久,從來沒有看過巴拉有一座大山的。」怎麼辦呢?一定要繞山而飛。有一個鬼神跟另一個鬼神講:「你不是大力鬼神嗎?你一掌就可以獨劈華山,啪!華山都會裂開的,你為何不給它一掌?」大力鬼神想一想,也是,「這一座山有甚麼了不起!我這個獨劈華山,啪!」這大力鬼神的手都腫起來,這山卻一點都不動。另一個鬼神說:「這樣好了,我身上有一個聚寶瓶,你將這個山收起來,既然這山這麼堅固,就將這山收到聚寶瓶裡。」這鬼神就唸咒「嗡嘛呢唄咪吽」「急急如律令」,想說山就會進到聚寶瓶裡,沒想到,這座山還是連動都不動。祂的法寶沒甚麼用。兩個鬼就說:「算了!那麼繞山而飛吧!」所以,祂們就繞山而飛。這表示甚麼?你要修到化為一座須彌山,誰也不能動到你,任何事情也都不能影響你,這才是禪定。你能禪定到完全不動,就像一座須彌山一樣,這一種禪定出現,才表示你自己真的是在禪定之中,也才真正的叫作安住不動,沒有東西可以動搖你的。不過,這在人世間也是很難講的,我以前不是講過一個笑話嗎?四川大地震的時候,有四個老太婆在打麻將,「地震了!」地震很厲害,一個老太婆就站起來說:「我去看一下。」她打開窗子一看,哇!那一棟樓也在震,這一棟樓也在震,她說:「沒關係啦!都在震,我們繼續打吧!反正哪裡都在震。」所以說,山也會震。師尊的修行雖然像須彌山一樣,非常堅固不動,但是,也怕兩種地震,你們去想好了,是哪兩種地震,不能在這裡講的。要「安住須彌」,要像須彌山一樣不動,誰怎麼樣動搖,你都不動,外面怎麼樣,你都不動。

  

第二個「澈卻」叫作「安住如海」。海不是動的嗎?為什麼能「安住如海」?你知道,海是一味,只有一個味道,甚麼味道?海水是鹹的,只有一味,海水不是甜的,也不是酸的,也不是辣的,海水只有一味,佛性如海水一樣,只有一味,只有一個。所以,我寫了一首詩,就是「佛性如海,人間如波浪,我們在中間流浪,最終還是回到海上。」聽過這首歌嗎?聽過沒有?聽過,「佛性如海,人間如波浪,我們在中間流浪,最終還是回到海上。」(師尊唱)海就是一味,要安住在海,安住於海,你沒有你自己,你就是佛性,你只有一味,沒有所謂的你、我、他,最終的都要回歸到海上,只有一味,就是佛性。你要明白佛性,當你明白了佛性就是開悟,「澈卻」就是要你開悟,這一味就是接近於佛性。


另一個,就是「安住所顯」,就是任運。你在修行當中,修「澈卻」當中,一般來講,有產生很多所謂的神通,產生很多的光明,會產生種種的覺受。但是,你不要奇怪,對於每一種覺受,你都要安住在那一種覺受裡。因此,有任何一種的覺受產生出來,你也要安住在那一種覺受裡,但是也不受覺受影響,這就是「安住所顯」,安住在所顯現的。譬如,師尊現在是七十歲了,不像二十幾歲時的英俊跟瀟灑。當我英俊跟瀟灑的時候,我的頭髮也是梳向一邊的,蓋著半邊的眉毛,一甩,就是非常瀟灑的。現在一甩呢?頭髮不見了。但是,不管你有頭髮,或是沒有頭髮,你就是安住在那個狀況裡面,沒有差別。

  

我小的時候,也是很調皮搗蛋,爬屋頂、爬牆,再從屋頂跳到防空壕,中間距離隔了很大,咻!的一下,我就跳過去,學武俠小說的「凌空虛步」,也學會「三步趕蟬」、「草上飛」,在草上飛一陣子再落下來,那時候的童心很重,現在童心也很重,也像小孩子一樣。我安住在童子的心性裡面,很快樂的過日子。你就是永遠要這樣,不管怎麼樣的顯現,你就是安住在童子的心性裡面。雖然小孩子的形相已經過去了,瀟灑的形相也過去,現在呢?老成的形相也出現,有了皺紋,看著自己的皺紋,因為我「安住所顯」,安住在自己的怎麼樣就怎麼樣。沒關係的,「安住所顯」而心不動搖。

  

講一個笑話,森林裡有兩隻兔子偶然相遇,聊起最近的森林大事。有一隻兔子講:「你知道嗎?最近森林裡有新的病毒出現,只要兔子感染到,都會有幻覺,變成瘋子。」另一隻兔子很驚嚇的說:「你瘋了嗎?我們可是獅子啊!」最近,在台灣也有一種新的病毒,就是狂犬病,在感染狂犬病死的時候,好像都會全身發抖,而且一旦感染上,沒有趕快治療的話,百分之百是會死的,已經有二十幾例了。


一般來講,兔子想成自己是獅子就不對了。密教有一句話,講:「獅子跳躍的地方,兔子不能跟著跳。」因為獅子跳躍的時候,跳得很遠,兔子跟著跳的話會摔死。密法也是一樣,有些是有毒的,你是兔子,你吃了這密法,你就會毒死。如果你是獅子,你吃了這密法,這密法就是甘露。很奇怪的,毒跟甘露是相對的。但是如果你不知道方法,而你去做了,就等於吃了毒藥,你就死了。如果你是懂得方法的,你去做了,你就是如飲甘露,你會有成就。所以,密法不能亂修的,好比你規矩不懂,亂亂修,也是不可以的。既然你是有成就了,你修了,你就是取得甘露。但是,別人修了,就會被毒死,密法同樣是這樣。


所以,第一個,你必須要有真實的灌頂,有真實的上師教你,你真實的得到灌頂,你真實的起修,開始在修了,不要一次就要修到最高的。有人想:「我要修本初佛,我要求本初佛灌頂。」寫信給我求本初佛灌頂。但是,你到底是獅王,還是兔子?這就是問題的所在。如果,你是一隻兔子,你修本初佛,你就是吃了毒藥;如果你是一個修行的獅王,你修本初佛,你就很容易相應。所以,我們修密教是這樣的,不能這個人修這個法,你就跟著修這個法。密教「大圓滿法」的師利星哈,就將「大圓滿法」分成外密,也是「大圓滿法」;內密也是「大圓滿法」;密法也是「大圓滿法」;密密法也是「大圓滿法」。你第一次就是不能修密密法,不能修密法,你必須要從外密先開始,再內密,再修祕密,再修極祕密,這樣的次第,師利星哈就是將「大圓滿法」分成這四個次第的。如果每一個「密」,你都沒有相應,你就不要越過去,獅子能夠跳,你就是不能夠跳,這就是要「安住所顯」。既然你是Maha Yoga摩訶瑜伽裡面,你就安住在Maha Yoga摩訶瑜伽,將Maha Yoga摩訶瑜伽修相應。如果你在Anu Yoga阿努瑜伽,你就在Anu Yoga阿努瑜伽裡面修,你就不要跳上去修Ati Yoga阿底瑜伽,所以,是要這樣一步一步的修才好。

  

再來,要「安住在光明」裡面。因為你有了不動、一味跟顯現神通,你如果都能夠安住的話,你就能安住在你的光明裡面,就是你顯現的光,你就住在光裡面。這就是「澈卻」的四個瑜伽,如何「安住須彌」,如何「安住如海」,如何在所顯現的當中「安住所顯」,還有如何「安住在光明」裡面,這叫作四瑜伽。

  

澈卻」也還有三種,三個甚麼呢?叫作「三解脫」,三種解脫。我們學習密教,主要是解脫上的問題。講一個笑話,牧場裡的解脫,馬對牛說:「我很想你,I miss you。」牛講:「Me too我也很想你。」馬又講:「I love you very much我非常愛你。」牛又講:「Me too我也是很愛你。」這時候,馬覺得機不可失,說:「Can I kiss you?我可親你嗎?」牛就搖搖頭,說:「No不行。」馬非常難過地問:「Why為什麼?」牛就有點害臊的講:「我媽媽說,牛頭不可對馬嘴。」講No的就是還沒有解脫,心中還有顧忌。有甚麼顧忌嘛!kiss 就kiss,有甚麼顧忌?對不對?又不會生孩子!吻就吻,只是皮癢一點而已,沒甚麼的。有時候,有一種顧忌,就是自己本身還沒有到達解脫的境界。真正解脫的境界是沒有甚麼顧忌的,甚麼都沒有,還顧忌甚麼?


師尊是非常想露兩點給大家看的,台灣雷藏寺的蓮哲上師就講:「No!不好啦!」叫得好悽慘,他是有顧忌,而師尊是毫無顧忌,脫就脫嘛!有甚麼了不起!大不了是讓大家看看,我也不損失啊!你們也沒有賺到,顧忌的人太多,所以,始終沒有機會。所以,我以後做雙槓的時候,要穿低胸的。師尊是沒有顧忌的,不像很多人,都有顧忌,對不對?有顧忌不好啦!真的,赤子之心。那麼大的行者、修行人,還顧忌甚麼?沒有甚麼好顧忌的啦!真的!只要你完全解脫,所有講你甚麼,掃把拿來一掃就完全清淨了。秋天來的時候,西雅圖的楓葉都紅了,落葉非常的多,將這些落葉掃乾淨,你的心境本身非常的乾淨,你是個解脫的人,你就沒有甚麼顧忌的了。像我kiss平兒,我都kiss很大聲的,kiss向天,很大聲的。沒有平兒的時候,我kiss誰啊?沒有人講:「kiss 我。」你是一個大的行者,怕甚麼?有甚麼好恐懼的,這叫作「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臉都不會有驚狂,因為你修行已經有成就了,你已經明心見性了,說走就可以走的,咻!就不見了,你還顧忌甚麼東西?沒有甚麼好顧忌的了。所以,有顧忌的,就是心中沒有乾淨,所以就有顧忌。如果你不能夠安住在光明裡面,那你就還沒到達解脫的地步,「澈卻」就是解脫了。

  

三解脫」的第一個,講的就是「無自性」。甚麼東西有自性?世俗凡夫有自性,真正解脫的沒有自性的,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是沒有自性的。你說,房子有自性嗎?沒有!房子不過是木頭、釘子、水泥、瓦,還有所有的支柱所蓋起來的,如果將房子分解掉,是沒有自性的。像這個金剛鈴有自性嗎?有,它的作用就是噹一聲,這就是它的性,但是,只要它還是原來的銅的時候,有自性嗎?將金剛鈴分解銅的原子的時候,它就沒有自性。所以,《金剛經》裡講「一合相」。甚麼是「一合相」?人本身也是沒有自性的,但是「一合相」以後,就有自性了。地、水、火、風、空,跟你的識一進來,你就變成你了,你就產生自己的自性。如果你要解脫,就將地、水、火、風、空分解掉,你就變成沒有自性。甚麼是自性?我簡單的講,一切都是無自性的。


講一個笑話,又是一個造句,題目是:「好…又好…」小朋友寫:「媽媽的腿好細,又好粗。」老師的評語:「到底是細,還是粗?」有的人很粗心,有的人做事情很細心。像德輝上師,他就是做事情非常細的一個人,每一樣事情到他的腦海裡,就是變成一千樣的事情。他會想得很多,他會想:「這事情跟政治有沒有關係?還有,跟團體有沒有關係?這事情會不會影響到雷藏寺?這件事情會不會影響到同門?,他會想出很多很細的東西出來。講一句話,英文叫picky(吹毛求疵)。但是細有細的好處,他想得很遠,這就是他有自性,他的性就是心非常的細,就是他以前讀偵探小說讀太多的關係。偵探就會想:「這是誰的腳印?是鴨子的腳印?是雞的腳印?是狗的腳印?是人的腳印?是小孩的腳印?」從一個腳印,他就可以想得非常的多,這就是德輝上師的性。師尊呢?是大而化之,「不要想那麼多,做了就是了。」我這個人就是屬於「做了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五六三十,七八五十六,七九八十一,我是不管的啦!唉呀!錯了也是對啦!不管,我是不管的啦!我是做了再說,做了以後,碰到問題再去解決,那才叫作解脫嘛!像德輝上師那種心性,如果要解脫的話,要一條一條來。也是對啊!一條一條先解決掉,覺得可以了,就解決了,就解脫了。師尊不是這樣,師尊一次就解脫。這也就是個性,屬於個性上的問題。但是,真正的解脫,是「無自性」,沒有自性的。

  

這裡有一個笑話,美國總統常有被丟鞋的風險,不過,他們都能用幽默去化解當時的尷尬。老布希在位的時候就曾經被丟過鞋,當時,他笑著說:「看來,美國的經濟不錯,不然,不會丟這麼貴重的鱷魚皮鞋。」到小布希的時候,也被丟鞋子,當時小布希非常的激動,「太好了,我的父親一直收藏著一隻鱷魚皮鞋,現在總算湊成一雙。」這是幽默,而這種幽默也是一種解脫。我們無妨將每一種事情都能用幽默解除掉,就是一種解脫嘛!要懂得解脫是甚麼。當你的心裡有所執著的時候,你必須將這執著解脫掉。


有的人,對愛情最沒辦法解脫掉,一個男的愛上一個女的,但是女的不愛他,就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想辦法潑那女的硫酸,都會發生的。或者是一個女的愛上一個男的,男的也不理她,就很麻煩了。男女分手是很有學問的,男女要分手,真的是很困難,因為,如果有一方不分手的話就是一種執著,他/她就會嫉妒你/妳一輩子,吃醋你/妳一輩子,害你/妳一輩子,始終咬住你/妳不放,像crazy dog瘋狗症一樣,咬上你的腳,絕對不會放的。五年、十年,甚至一輩子,咬你一輩子,連放都不放。像昨天西雅圖打的雷,打雷都不放,咬得緊緊的,這種愛很恐怖,真的。


如果,你是懂得解脫的,就會想到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對不對?這個人你愛不到,你不如愛別人嘛!不就解脫了嗎?如果連這個也愛不到,再愛另外一個吧!如果,另外一個也愛不到,怎麼辦?至少你還可以找到一個解脫的夜店吧!?對不對?May I buy a drink for you?我可請你喝一杯嗎?對不對?因為,她也是找不到男人才在那裡的啊!你也是找不到女人,你也才去夜店啊!你就會講May I buy a drink for you?兩個彼此看看,都差不多嘛!同病相憐,這樣也不錯,這也是一種解脫啊!要懂得解脫,才不會咬著對方不放,總要有解脫的方法。


「澈卻」就是教你解脫的方法。但是其實,最難分難解就是愛,尤其是愛到了極點,也就會吃醋和嫉妒一起來。但是不要太嚴重就不要緊,而因為有愛就有嫉妒跟吃醋,對不對?你愛得太過火,偏偏人家又不愛你,吃醋跟嫉妒就會變成是很兇惡的事情產生出來,這事情就沒辦法解脫。所以,分手是一個很難的題目。告訴你一個方法,要分手了,找不出理由的話,可以用這個方法,如果女的要跟男的分手,就用很憂鬱的表情去男的那裡,跟他講:「我已經得了乳癌,而且感染另一個,兩顆都要切掉。」然後,女的就走了,就回去了,如果男的還有電話給你,表示他非常的愛你。這時候,男的想:「兩顆都沒有了,我還愛她嗎?」他會考慮一陣子。所以,這個方法還可以用,還有,如果是男的不愛女的,他也垂頭喪氣:「親愛的,對不起,我有了一夜情。」女的說:「一夜情不算甚麼,我還是愛你的。」「但是,我得了AIDS愛滋病。」好啊!如果那女的還愛著你,喔!那是真愛,不得了,了不起,起不了。一般來講,如果得了AIDS愛滋病,「我還嫁你嗎?」她要考慮。分手也有兩個方法。

  

甚麼叫作解脫?解脫是有方法的,「無自性」就是一個方法,在「澈卻」裡面講,這就是一個很好的方法,今天就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