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蓮生活佛2008年8月9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蓮花童子上師相應法」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主持上師蓮寧上師、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好。


今天我們聽蓮玉法師談出家的因緣;蓮寧上師他講自己到了六祖的祖庭「南華寺」參禮六祖的金身,還有他看六祖的電影。六祖很多的故事,差不多都給蓮寧上師談完了。蓮玉法師所談到「假」跟「真」的問題,就是所謂的「正信」或者「外道」的問題。


我開始學佛的因緣是在玉皇宮,就是帝釋天的廟──因陀羅的廟,在那裡我與瑤池金母第一次結緣,我就是從瑤池金母那邊進入佛法的。我這個人飲水思源,不能說我進入佛門,就把以前所有的因緣一刀砍斷,好像過了河就把橋拆了。在感恩的心之下,我就是很尊敬瑤池金母,任何人跟我講瑤池金母不是正信的佛教,我一概不理會。只要我存在一天,我就護持瑤池金母一天。


我常常聽到很多人都講說「外道」、「正信」。我就是宗教界最有名的「外道」的師父。像蓮寧上師一到中國大陸,隨便問問,哪一個法師不認識盧勝彥?他們都認識。而在台灣,只要你是研究佛法、研究宗教,沒有人不認識盧勝彥。我常常講一句話,你不認識盧勝彥,你跳淡水河好了,有夠「孤陋寡聞」,一定要認識,因為我是「外道」的頭子啊!(師尊笑)「外道」的頭子總有一天也會變成「內道」。這裡有「假」跟「真」的問題,我提到的都是「真」,我給的東西都是很真確的。


蓮寧上師講,一般顯教的法師他不敢講說盧勝彥是「正道」,但是偷偷地都在講:「盧勝彥是正道。」講一個笑話,有一個人去藝品店買了一隻象牙,買回去就當成珍寶一樣,因為象牙現在很少。結果有行家來鑑定,他說:「你這個象牙不是真的!」他就拿著象牙跑到藝品店去:「你賣給我假的象牙!」銷售員就講了:「先生,現在要找真的象牙真的很少了,象也都是用人工植牙,跟人一樣。」這有「真、假」的問題。


事實上我所領悟到的,是千真萬確的,完全是純的,是真的,因為這是我摸索佛教、摸索宗教將近三、四十年所領悟到的,絕對不會假。如果我把我真實的領悟告訴大家,大家也認為這絕不是假,為什麼,我講了一句話,沒有比這個再更高的領悟了,只有我領悟到的這簡單的幾句話,能夠印證如來的三法印;這一句話領悟出來,能夠印證《金剛經》裡面所講的,每一句話統統都能夠印證整本《金剛經》,所有佛祖的般若全部印證到完。


以前我們講說天人所穿的天衣,是沒有縫的,我所領悟的真是沒有縫的,也無法去攻擊、去反駁。我只要講出這一句話,這世界上的人也沒有辦法去攻擊,而且能夠非常的圓滿,還是一句話,大家參一參。你不能現在站起來講,因為我不能給你印可。你偷偷地跟師尊講,我知道你也開悟了這句話以後,我會給你印可。


我講一下今天要講的《六祖壇經》,六祖惠能的「惠能」這兩個字是有根由的。六祖要出生的那天晚上,有一個長相非常莊嚴的僧人,到了六祖的家,跟他的父親講:「你將來生的兒子就取名叫『惠能』。」他父親覺得很奇怪,就問這位僧人:「莊嚴的僧人,為什麼要給他取名叫『惠能』呢?」他說,這個「惠」,就是「惠施眾生」,會給眾生施予種種一切的功德。第二個字「能」,就是「能做佛事」。


當初的釋迦牟尼佛的「牟尼」這兩個字的意思,有人知道嗎?就是「能仁」,「能力」的「能」,「仁愛」的「仁」。所以,釋迦牟尼佛的咒:「嗡。牟尼。牟尼。嘛哈牟尼。釋迦牟尼。梭哈。」就是「能仁。能仁。最大的能仁。」釋迦牟尼佛就是釋迦族裡面能夠惠施眾生的成就者。所以「惠能」兩個字,意義就是「惠施眾生,能做佛事」,能夠把佛法傳播給眾生。一說完,這個僧人就不見了。所以,六祖的父親,就把小孩子取名叫「惠能」,這就是盧行者六祖惠能名字的由來


惠能的父親姓盧,跟我是同宗,叫盧行瑫,原來他的父親是河北省范陽縣人,並不是嶺南人。當初盧行瑫也是做了一個小吏,就是官啦!後來被貶到嶺南去,他到了嶺南以後生了惠能,很快地他就過世了。惠能跟他的母親在那裡,他們那時候只是平民,平常的老百姓,而且沒有什麼錢,最後被逼到廣東佛山鎮。佛山有什麼人?黃飛鴻。他們到了佛山,惠能沒有賣藥,也不會打拳,那麼他做什麼?他不識字,沒有讀書,他就上山去砍柴,然後背著柴回來賣,以砍柴跟賣柴為生。惠能在《六祖壇經》必須講他的過去,他的家境非常的辛苦跟貧窮。


我覺得窮困的人能夠擔當大事業。不要像現在我們所講的「草莓族」,就是拿起來一個指頭一壓,它就馬上開始流血、流淚,一下子就得「憂鬱症」,就黑死掉了,這個就是「草莓族」。要像盧師尊,盧師尊是什麼族?是「鐵骨族」,銅身鐵骨族,任你怎麼打,任你怎麼污辱,我都挨得起打,吃得起苦。你看我隱居六年,我是怎麼生活的;六祖惠能在獵人堆裡是怎麼樣生活的,差不多就是這樣子的生活,我們都是一樣能夠受苦的,任人怎麼樣欺負,我都能夠支撐。有一句話是這樣子講的,結婚以前都是在講「天長地久」、「白頭偕老」;結婚以後就是在問一問能支撐多久。師尊是能夠支撐的,將來無論走到哪一步,我都能夠銅身鐵骨。六祖惠能本身他很有支撐的力量,他得到最大的智慧,一樣能夠將所有的辛苦擔在肩膀上。


關於「南華寺」,剛剛蓮寧上師講的,也就是「寶林寺」,《六祖壇經》就是在「寶林寺」裡面所講的。現在的「南華寺」僧人當中,有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是皈依師尊的出家人。六祖的金身在那裡,蓮寧上師講說他去看六祖的金身,真的跟師尊所講的,跟常智的相貌一模一樣。六祖的相貌當然不能夠很圓滿,因為他很窮,年輕的時候吃苦。常智上師他不是很窮,但是他吃得很少,懂得吃,他知道這個年紀不能吃太多;不像我,我是隨便吃的。


像六祖惠能這樣子的一個人,雖然他本身沒有讀過什麼書,但是他一聽經就明白,因為他前世本身就是有慧根。所以祂能夠得到五祖的賞識,知道這個是真正傳承的人。


有很多人修行修了很久,但是他一直沒有辦法得到般若的這種智慧,為什麼呢?因為跟根基有關係。好像一個很有智慧的人,都是前世有根基的人。那在這一世沒有根基的人要怎麼辦呢?佛曾經講,有一個佛叫做「精進佛」,祂能夠精進的話,一樣能夠得到阿羅漢的這種境界;他不識字,但是只要能夠專一的話,他同樣能夠有成就。


談到「專一」,美國是分類很專一的一個國家,職業上面都是很專一的,像我的女兒佛青,她的專業就是在智慧財產權。只要專一、精進,就像很利的刀子一樣,能夠把智慧的水果切開。


但是太專一了,也不好。這裡有一個太專一的故事。我們搬家的時候,去買洗衣機跟烘乾機。抬洗衣機的人來了,我說請你裝一下,他說我只是負責送洗衣機到你家的人,剩下的工作你們要找裝的人來裝。好啦!我們去找安裝的人來裝的時候,他說你們忘了水管,就是塑膠管,那個要另外去買。買了洗衣機還要自己去買塑膠管,然後再請裝的人來裝,這就分成三個工。那麼你買了水晶燈,他賣給你了,但是裡面的燈要自己去買,安裝又要請人,分工非常細密。


還有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去理髮店理髮,理髮師說你要先刮鬍子,要先去刮鬍子的店,刮完鬍子再來我的理髮店理髮,刮鬍子的歸刮鬍子的店。他就先去刮鬍子,店員用刮鬍膏塗好以後,他說好了,我的工作好了,我只是給你塗刮鬍膏,那麼刮鬍子要另外去刮鬍子的店。我理一個髮,居然要刮鬍子要找刮鬍子的店,要塗刮鬍膏要找塗刮鬍膏的店,刮完鬍子以後再回來理髮店理髮,這個分工就太細密。


所以,我覺得有一件事情必須要跟大家講,我們學佛法,相關的你都要知道,一些不相關的你不一定要知道,這個就是要有智慧。分工太細,有細的疏漏;完全綜合全部包了,有包的疏漏。所以,我覺得美國的分工要稍微注意一下子,電燈、水晶燈、美術燈跟燈泡、電線,還有安裝的人,統統都要會,不然你分工太細了,真的不是好事。


就像中國有一個李宗悟,他說所謂「厚黑學」就是分工的方法,就好像是有一個人被箭射中,他去找一個外科醫生,那個外科醫生說我可以幫你治,他拿鋸子把外面那個箭鋸掉。好!外科已經結束了。病人說那裡面的箭呢?外科醫生說,裏面的箭是內科的事,你要去找內科去拔那個箭。這個就是李宗悟想出來的「鋸箭法」。李宗悟是寫「厚黑學」的,就是臉皮要厚、心要黑,你要賺錢就是用這個方法,外科的找外科,內科的找內科,內科又分好多科,外科又分好多科,分到最後,單單拔一顆牙齒就要找好多的醫生,才能夠把事情統統都解決掉。這樣就不好了。


學佛也是一樣,你精於般若法,所有的般若你統統都要知道;你精於密教方面的,所有密教的你統統要了解;你精於禪的,所有的禪你統統都要了解;你精於法的,所有的法你統統都要了解;做佛事的,你所有的佛事統統都要明白。像我們雷藏寺,超渡的、唸咒的,你不能說,法師上前唸了咒,下去;唸經的法師上前,再來,施供的法師上前,專門做供養的,送位的法師上前。這是送位的法師,這是施供的法師,這樣子賺的錢就多了,每一位法師都要紅包。還有,師尊負責什麼,師尊負責加持牌位的,師尊上前加持牌位,紅包拿了就走了,剩下的是你們的工作,對不對。然後再來誦經的誦經,唸咒的唸咒,繞紙錢的法師啦!最後灑掃的法師啦!清潔的法師啦!擺桌子的法師,全部分配,這就不好了。應該統統都要配合,每一個法師都懂得這一些儀軌,才能夠做佛事。


所以,我覺得人要懂得智慧,用智慧去判斷。我到了美國之後,我不能笑美國人,因為我已經生活在這裡,分工分得太細了。我相信女生去美容院美容,有時不是一個人幫你完成,修指甲的修指甲,給你剪髮的剪髮,給你燙髮的燙髮,給你梳髮的梳髮,給你造型的造型,在美國是不是這樣子?剪髮跟造型的不是同一個人。這就不對了,因為你要造什麼型,就是要剪什麼樣子的髮,所以,每一次師母出去美容院回來,我覺得說比原來的更醜。她也是很火,不剪又不行,不造型又不行,但是每一次回來,總是馬上又把它洗掉,自己梳,自己吹。


師母從年輕開始在台灣的「金曼都」美容院做頭髮,到今天為止,要回台灣,一定先打一通電話給「金曼都」美容院,說我什麼時候下飛機,我下飛機馬上到你那裡去做頭髮。那裡做出來的頭髮就是非常的美侖美奐,令師母非常滿意的。到今天為止,還沒有哪一家的美容院能夠令師母滿意的。你們能夠介紹好的美容院給師母,功德一件,真的!她就是只去一家美容院,台灣台中「金曼都」美容院,就這一家美容院,能夠做出她的造型。在美國她花更多的錢,加倍的錢,十倍的錢,都沒辦法滿意的。真的是智慧,美容也是一種智慧。


像律師也是一種智慧,台灣的律師是全部都包,美國的律師是分工得非常細密。所以,剛才佛青就講,你跟人家發生車禍千萬不要來找她,她是智慧財產權的律師,除了這個以外,我認為佛青還要再學習相關的,很多的像要辦基金會的法律,或者是金融方面的法律,還有施予眾生的法律,基金會運作的種種規則,統統都要明白。將來,你還要幫同門打官司,還要學習民事、刑事,你將來還要學宗教,儘量年輕的時候多學一點。這個就是智慧,如來的中心,就是禪的中心,就是般若。 


很多人讀《金剛經》不懂。剛才蓮寧上師講,讀《金剛經》不懂,他怎麼讀都不懂它的是什麼涵義,但是就是讀。為什麼他沒有辦法明白《金剛經》,因為《大般若經》的濃縮就是《金剛經》,《金剛經》的濃縮就是《心經》,就是釋迦牟尼佛思想的中心,也就是「佛心宗」。


六祖惠能因為送柴到一個客人的家裡,聽到另外有一個人在唸《金剛經》,他一聽到《金剛經》他就開悟了。《金剛經》就是開悟的經典,我講了,沒有開悟的人來講《金剛經》,那只是摸《金剛經》的書,翻譯《金剛經》的文字,不解經中之意,不知他本身的義諦在哪裡。如果你今天讀通了《金剛經》,也能夠講解《金剛經》,那麼請你回答,經中的義諦在哪裡?不是「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不是「無身、無心、無性、無我」,不是「我空、身空、心空、法空、性空」,不是。所以,我叫大家去悟、去參,就是參《金剛經》裡面的義諦。你能夠讀得通嗎?你能夠知道它裡面真正的涵義嗎?如果你能夠讀得通,知道它的涵義,你偷偷來跟師尊講,我就給你印可。


蓮玉法師,請你回到國父紀念館,去看看會自動打開的門,它是不是自動門?我知道那一天晚上風很大,是神風把門吹開來,我的印象裡面我打開窗子,那個風就灌進來,好大的風。我走在國父紀念館的階梯上,風吹得我的裙子喇喇地響。那個門有多重,風吹得開嗎?吹不開,也不是自動門。那個風就像剛才我麥克風發出的聲音一樣,產生的那一種POWER出來。


不知道大家對於這個六祖惠能有什麼問題?蓮寧上師呢!我現在問你一個簡單的問題,六祖惠能他到哪裡去了?「南華寺」還在,六祖惠能的金身還在,那麼請問你,六祖惠能他現在哪裡去了?(答:「他本來就在。」)他答:「他本來就在。」那麼在哪裡呢?(答:「在整個宇宙,也在一個很小的點。」)那都給你講了,我還問你幹什麼。在整個宇宙,也在很小的點,都給你講了,很接近。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