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蓮生活佛2008年8月2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後法語開示>


敬禮了鳴和尚、薩迦證空上師、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師母、主持上師蓮傳上師、各位上師、教授師、各位法師、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大家好。


我們剛剛是聽蓮茲法師開示,主題是「境遇難料」,每個人的境遇都是很難去預料的,未來要發生的你並不一定知道。所以有一句話上回已經講過了:「明天會更好,那個是很難料的,那是不一定的,明天一定更老,那是一定的。」境遇難料。第二個蓮茲法師講的主題是她過去非常的執著,但是漸漸的她也被磨的比較平淡了。但是她的聲音還是很激動。平淡的人講話聲音不會那麼急,也不會動得很厲害。要平淡一點,心情平淡好修行。


她談到一個乞丐的事情,就想起一個故事。有一個瞎子乞丐在天橋那邊已經很多年了,有人走過去丟了銅板,沒想到這個銅板滾出那個碗。這個瞎子居然追著那個錢,把錢拿回來放到碗裡面。丟銅板的人就問他:「你不是瞎子嗎?」他說:「瞎子已經下班了,我是替代他的。」他就問:「哪瞎子下班了去哪裡?」「瞎子去看電影啦。」所以我們行者,修行的人不要去看,很多的社會上的事情你不要去看,不擾動你的心;不要去聽,很多的是非你不要去聽,不會攪動你的心;也不要去想,你去想也一樣會攪動你的心。所以,我告訴蓮茲法師,不要看、不要聽、也不要想,你就可以看到你自己的自性。世界上很多事情不一定都是真實的,瞎子乞丐的故事就是這樣。你不要去看,也不要去想,也不要去聽,你心就很平靜。


蓮傳上師所講的,一種米養百樣人,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是我們學佛的人就是要包容,像剛剛講的導遊要問事一個小時,要給他一個小時。我們不要緊,沒有關係,一個小時就一個小時;但是一坐下來,我們聽完他的話,很快的幾句話就解決了,不用一個小時,十幾分鐘就可以解決了。關於問事方面,也不要計較。以前有一個人來問事,我只用了兩分鐘就給了他回答;另外又有一個人來問事情,我跟他談了差不多十幾分鐘。第一個人就很抱怨,師尊兩分鐘就把我打發了,第二個人就講了十幾分鐘,他心理上就不平。但是我們行者就是要學習包容,學習忍辱,要忍耐,不能計較,你一計較的話就不是修行人。很多事情我們不計較,看了等於不看,聽了等於不聽,想也不能說不想,根本就不要放在心上,這樣會比較清靜。


這有兩件事。有一次我到日本旅遊,同門都爭著要跟師尊坐。蓮傳上師講,每一個都爭:「他跟師尊坐了四次,我跟師尊只有坐一次。」坐著吃飯,桌子不是很大,每一次坐就是幾個人,大家輪流,也在爭。她說,你看那一個人每天都是跟師尊坐在一起,她為什麼不懂得讓一讓。就有這種事情發生,這就是不能夠包容。像這一次,我去歐洲,沒有人要跟我坐,大家都讓,你去啦,你去,好像嫌師尊身上很臭,我心裡也不平衡。在日本,大家爭著跟我坐,擠來擠去產生糾紛,這一次沒有人願意來跟我坐,我每一次坐在那裡,師母坐在我旁邊,前面都沒有人,沒有人願意來跟我坐,好像我很討人厭。也不要讓得太過份,兩邊都不對。讓也是讓得實在不對,那邊爭的也實在是不對。我是無所謂啦!沒有人跟我坐,我也一樣,推了半天才推幾個人勉強過來坐。


今天接著我再講《六祖壇經》。其實《六祖壇經》是六祖慧能那時候祂已經在寶林寺了,由當地的長官多次邀請他出來說法。說法的時間是在六七七年,也就是唐朝高宗二年。地點是在「大梵寺」,就是在廣東曲江縣。那個大梵寺到宋朝時改成「報恩光孝寺」,那個寺的名稱,經常到了哪一個朝代就變來變去,現在是「大鑒禪寺」。


那時候聽法的人差不多有一千人,六祖慧能祂坐在法座上,開始說法的第一句話:「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六祖慧能把底下的一千多人都看成善知識,都稱呼他們為「善知識」。我在我寫書裡面也提到,所謂「聖弟子」,這個都是一種尊稱。六祖慧能對每一個聽祂說法的人都看成「善知識」;師尊對每一個弟子都看成「聖弟子」,因為將來會成佛的嘛!所以是神聖的弟子。


那「菩提自性」,所謂「菩提」的意思也等於是「正覺」,正等正覺的佛性,叫「菩提自性」。「本來清淨」,本來就是最早的時候,無始,沒有開始的時候,本來就是清淨的。清淨的反面就是剛剛講的受到污染、執著、過失、煩惱。你一執著就一定有煩惱,你一污染就一定有過失的,這就是不清淨。我們沒有開始以前,都是清淨的,你只要知道在沒有開始以前,無始以前都是清淨的,你只要用這個清淨就當下正等正覺成佛,這一句話的意思是這樣子的。「直了成佛」,但用本來就是清淨的心,你就可以當下正等正覺開悟而成佛。這個六祖慧能講的第一句話。


這裡又有一個故事了,是陳傳芳講的,師母轉述過了,故事裡面有涵意,我等一下跟大家講它的涵意是什麼。故事是講有一隻狗是非常的勇猛,跟其它狗打架,每一次比武,都是勝利的,所以牠是狗王,沒有人可以跟牠比,牠是狗當中比武最強盛的,沒有一隻狗可以勝得了牠。有一天,牠看到有一隻脫毛的狗在路邊趴著,牠就很威風地走過去。那條脫毛的狗看到狗王走過來,也沒有理牠。狗王就很生氣說:「我是很威武的,你居然連正眼都不瞧我一下,是藐視我。」所以牠就要跟脫毛狗單挑。「我是狗王,你這隻脫毛的狗沒什麼了不起,我一定要跟你打。」那個脫毛的狗也不太想理牠,牠愈生氣,就衝上去「拳打腳踢」,用咬的,用抓的。那條脫毛的狗沒辦法只好跟牠打。結果,脫毛狗把狗王打得躺在地上哀哀叫。狗王就問脫毛狗:「你怎麼可能打贏我?」脫毛的狗就講:「在我這個毛還沒有脫落以前,所有的人都叫我獅子。」就是這樣。


當然大家曉得獅子很威猛,狗跟獅子比絕對是比不上的,獅子是所有萬獸之王,所以獅子的威猛,任何動物都輸牠的,狗當然是輸牠。現在有一個問題問大家,狗跟獅子牠們的威猛,什麼時候才能夠平等?就是這個問題。大家想,獅子是最威猛的,狗是絕對不如的,但是狗跟獅子同樣平等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你如果能夠參得出來,你就能夠明白,「本來清淨」這四個字,你就能夠明白佛心印,你就能夠明白佛陀在菩提樹下的證悟是什麼。狗跟獅子能夠平等的時候,為什麼能夠平等?你能夠參得出來,這個就是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的證悟。這個不是一個笑話,狗碰到一個脫毛的「狗」,其實牠是獅子,兩個一相碰,狗就輸了,獅子就贏了,這個獅子再怎麼樣脫毛還是很威猛的。但是有平等的時候,這個就是釋迦牟尼佛的證悟,所以請你們大家參。


在廣東曲江縣的「大梵寺」,現在是「大鑒禪寺」,在唐高宗二年,六七七年的時候,慧能陞座講《六祖壇經》,有一千個人包括很多當地的官員,還有比丘、比丘尼,還有俗人,祂的第一句話是這樣子講的:「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我再重新講一遍:「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當一個人開悟了以後,他是講平等,平等,平等,這是如來的五個智慧之一──「平等性智」。像狗跟獅子平等一樣。


我們現在在座的所有的聰明的人,跟智慧較差的平等。我們在座的,學識比較高的,剛剛自我介紹的,蓮玉法師她是台灣師範大學碩士班畢業的;也有說程度比較低的,有些是只有高中。不管你的學識多高,或者是你自己的學歷多高,一樣平等。成佛的時候是平等。為什麼平等?你要把這個理由講出來,這個理由如果講出來,這就是釋迦牟尼佛所證悟到的「平等性智」。祂證悟到了為什麼會平等;狗跟獅子為什麼會平等;博士、碩士、學士、高中、小學、幼稚園等不同學歷,為什麼平等。


我們年輕的時候看學歷,中年的時候看經歷,老年的時候看病歷。告訴你是真的喔!年輕的時候大家比學歷,你是哪一家大學畢業的,你是博士……。像我的女兒她是博士。現在在座的像蓮傳上師她就是兩個碩士,她是在美國讀的。蓮玉法師是台灣的碩士。美國的碩士好像又勝過台灣的碩士。我們還有很多博士的弟子,博士、碩士、學士,高中、小學、幼稚園等等。年輕的時候看學歷。中年的時候看你的經歷,你做過什麼事,你做了哪一種事業。老年的時候就看病歷,你是得了什麼病,將來結合起來就是zero,完蛋。


現在我們是進入病歷期,師尊是進入病歷期。像蓮高上師他耳朵都聽不太清楚了,坐在公車裡面,前面有一個人對他一直講話,他說你不要再講了啦!其實那個人只是在咬口香糖,他就以為在對他講話,怎麼那麼囉嗦,不要再講了,聽都聽不到。但是你要知道,慧能大師,六祖慧能,祂講這一句話就是平等,本來就清淨。你只要用這個清淨的心去實踐,你就可以直接了當地去成佛。


還是有一個問題存在:「為什麼本來就是清淨的?」這個就是佛悟出來的,本來就是清淨的。但是為什麼呢?這個「為什麼」是佛悟出來的。你如果能夠悟到佛悟出來的,為什麼本來是清淨呢,那你就已經開悟了。今天師尊就是因為悟出來,為什麼無始以前,本來就是清淨的,我就是悟到這一點,所以才叫做「正等正覺」。(眾鼓掌)


所以,我今天也要叫大家參,你們參:「這個狗跟獅子為什麼平等」,「學歷高的跟學歷低的為什麼平等」。因為六祖慧能本身也沒有讀過什麼書。我們很多人都在講六祖慧能就是不懂得什麼書,但是祂又聽得懂金剛經,這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六祖慧能不識字,但是祂又聽得懂金剛經。因此,不一定要識字,你也可以成佛,為什麼?你能夠參得出來,你就得到佛心印。我今天就講到這裡。嗡嘛呢唄咪吽。


來源:西雅圖雷藏寺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