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頂與修法(二)

  我們再講灌頂與修法。 


  上一回我們提到密教行者一聽到有上師來、有仁波切來,大家都是很歡喜。每一個人不管是灌什麼頂,通通都去灌。 


  有時候,我也是問我們的弟子:「你灌過這個頂嗎?」他就是要想一想,想了很久:「好像有。」 


  這就是一個問題,不能講「好像有」。你受了灌頂,你就是要記下來的。幾月幾號,我受了什麼灌頂。幾月幾號,受了什麼灌頂。這些灌頂過的,都是跟你結過緣。 


  你要挑選,你比較喜歡修哪一個法,你去專注那個法,深入那個法,得到那個法的心得,好好實際上每天去修,這是實修的重點。 


  也有金剛上師到我這裡來,「師尊,我要灌頂。」我說:「你這個頂沒有灌過嗎?」我問他。因為有來參加這個法會,應該有受這個灌頂。 


  他說他不知道。這是什麼灌頂,你不知道?這個法會,就是這個本尊的灌頂,他為什麼不知道呢?因為他常常參加法會,每一個法會他都參加,他也不記住那個是什麼法會。咕嚕咕列佛母的法會他也去,大威德法會他也去,穢跡金剛法會他也去,每一個法會他都灌過的。 


  但是人家在灌的時候,他也跟著再來灌。因為他不記得那個有沒有灌過,所以也有這樣子的金剛上師。你受過什麼灌頂,一定要你記住的,不是師尊幫你記住。 


  也有弟子跑來問我:「我有沒有受過那個灌頂?」一下子幾萬個人來受灌頂,我哪裡記得住你?你有沒有來參加法會,說不定我還不知道呢!因為幾千人,每一個出去授灌頂的上師都知道的,看了這些人潮。 


  我記得蓮緻上師跟我講,她說他站在上面,灑楊柳枝淨水,灑水灌頂。因為人很多,排隊過來。她站在那邊,看著這些人,她自己都有點暈了,差一點很台上掉下來。 


  她都暈耶!很多人都頭暈的。站在台上,看著這些人在走,頭都會暈。他如何記得住誰有灌頂?誰沒有灌頂? 


  所以受灌頂的,自己記住。你受了多少尊灌頂,馬上都要寫下來。挑選當中的,你最投緣的本尊,投緣的護法,實際上去修。 


  所以有時候,密法太多,五百尊、一百零八尊,太多了,你也會盲目(音譯)。你迷失在密法的叢林,找不到出路。 


  「佛法」本來就是一個很大的森林,很多法的。密教裡面的法,跟一大片叢林一樣的。亞馬遜那個大叢林,你進去,出不來。 


  所以佛法太多,密法太多,也是一個煩惱。你進入佛法的叢林的煩惱裡面,結果你出不來,這個就是盲目了。 


  還有一點,忙、忙、忙,皈依了,灌頂了,你每天很忙。什麼忙?工作忙,回來已經很晚了,沒有時間修法,一天拖過一天。 


  今天要修了,牙齒突然間痛了。牙齒痛,唸咒不好。明天要修了,頭痛。頭痛,觀想不好。後來要修了,關節痛。關節痛,結手印不好。腰痛,也不能打坐,站著修也不好。這個就是忙,要克服這個「忙」字。 


  當中你一定要找出時間實修,一壇、二壇,出家人四壇。一定要找出時間實修,不能因為忙的藉口而不修法。 


  你一定要找投緣的上師、本尊、護法、加行,腳踏實地,很實際上的去實行,去修法。要唸滿多少咒語,要做多少的「曼達拉供養」,要持多少的「四皈依咒」,要修「懺悔壇」多少壇,都是實際上,很堅實的把它完成。 


  還有一個「茫」,你修了密法,你的耳朵不能夠隨便聽,你就「茫」了。這個「茫」,是茫茫然。你的道心,隨著世人的言語波動。「你修哪一尊?」「修這一尊。」「這一尊不容易感應,要修別尊。」你今天修這一尊,明天修那一尊。今天修彌陀,明天修觀音,後天修大勢至,再大後天修虛空藏菩薩,再來修普賢,再來修文殊師利菩薩。 


  修到最後,你刀子很多,每一把都不利。像「出家三把刀」,你三把刀都有,每一把都不利,沒有用。要有相應,就是找出投緣的本尊。你修到相應,這一把刀子就利了。 


  文殊師利菩薩也有智慧劍,不動明王都有刀的,你好好修吧!把每一把刀磨利了,相應了,實際上去磨,就能夠相應,你不能茫茫然的聽人家講。 


  所以本來你修得很好的,人家講一句話,你就把這一尊放掉了,修別尊了。這一點也是很重要,所以這三個字不能犯-盲、忙、茫。 


  今天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請佛住世心燈   點亮在全世界弟子的心中 一心 請佛住世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