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30日 蓮華生大士本尊法同修

《#TBS西雅圖雷藏寺》

剛剛過完歡樂開心的美國感恩節,2019年也即將進入最後一個月的倒數了。西雅圖的冬天好冷,但同門到祖廟朝聖、來聆聽聖尊教示的熱情不減,仍然有許多美加和亞洲國家弟子們絡繹不絕的到來。

本周六同修的主尊是蓮華生大士,聖尊親臨加持,同修吉祥圓滿後,聖尊談到,在娑婆世界真正從蓮花中出生、蓮花化身的就是蓮華生大士。師尊是被金母帶去看蓮花童子。從蓮花化身的,當然就是蓮花生的菩薩,就是蓮花童子。在佛教裡,童子就是大士,大士也就是菩薩,所以蓮華生大士就是蓮花童子,而聖尊也是蓮花童子。蓮華生大士的本地就是阿彌陀佛,所以修蓮師的法要穿著紅色,因為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是紅色。聖尊的本尊是阿彌陀佛,與蓮花生大士是同一個根源。蓮華生大士是蓮花童子,聖尊也是蓮花童子,蓮花童子的根源和蓮華生大士的本地都是阿彌陀如來,兩者是相通的。

蓮華生大士最有名的有五個佛母,曼達拉娃(印度)、依喜措嘉(西藏)、卡拉悉地(尼泊爾)、釋迦爹娃、她希。西雅圖新春法會將首傳的依喜措嘉佛母,是西藏的第一大佛母,藏地的第一大佛母是蓮師的道伴。依喜措嘉是妙音天女的轉化,妙音天女在天上與吉祥天女是姐妹,師母就是吉祥天。蓮華生大士在西藏弘法五十年,祂與藏王赤松德真王、寂護大師,在靠近雅魯藏布江的地方建立了西藏第一座寺廟桑耶寺。蓮師把祂修行的心要口訣,放到赤松德真王的腦海裡。而今天的盧師尊同樣的在腦海裡有伏藏,就是蓮師將伏藏放在師尊的腦海裡面。其中有一個秘密就是,蓮師在西藏轉世成卓米譯師,卓米譯師就是蓮師的轉化。卓米譯師到印度的超戒寺學法,他取回了薩迦教最大的法「道果」,回到了西藏,他本身得到畢瓦巴最大的加持和傳承。聖尊今天能講道果,就是因為卓米譯師就是蓮師的轉世。蓮師最擅長的就是大圓滿九次第的法,聖尊跟隨蓮師,知道了最高的阿底瑜伽,阿底瑜伽最重要的一個是「止」(止斷)、一個是「超」(頓超),超越了生起次第、超越人間。所以聖尊與蓮師的根源非常的深,祂的一個秘密傳承是來自於蓮華生大士。聖尊曾被蓮師帶到岩洞做了兩個灌頂,一個灌頂是蓮師顯現百寶光明,光明從每一個毛細孔進到聖尊的身體裡。第二個灌頂是從口進入身體,在從密輪出來,這都是在禪定當中所產生出來的,非常不簡單。

聖尊談到祂自己曾做了一個夢,夢中祂的珍寶被人家拿走,祂去追那搶東西的人,夢中聖尊非常生氣的問盜匪怎麼可以拿祂的東西。聖尊在夢裡對偷他東西的人感到非常憤怒,醒來之後,有一個聲音告訴聖尊祂考試不及格。聖尊說,我們修行人不應該生氣,因為那些東西將來都是會沒有的,那些珍寶都是石頭,像泥土一樣,只是讓你看而已。若以更深的勝義去思考,那些東西都不是自己的。修行得到了勝義,就了解真正的空性,人生就像看一場電影,隨著電影哭、笑、鬧,電影結束了,你還是你,電影是電影,這個「你」是自由自在的,是不受電影影響的,只是自己融入了電影裡面。人生活著就是這個樣子,我們已經融入電影裡面了,真正如來的智慧是要旁觀這個世界,就像看電影,自己的佛性仍然是無淨無垢存在的,所以一切都是無所得。基督教講的永生,就是佛性。原來的佛性是永生的,不受汙染的,如同虛空之中的太陽,是不受汙染的。修行能夠像蓮師一樣頓超,人間的一切並不影響自己,就是頓超。真正的修行要八風吹不動,沒有吃醋、忌妒,那才是真正的修行。

接著,蓮生聖尊繼續詳細精闢的闡釋「道果」經文,教授法義:

若生任何痛即於該處決斷,以前述脈相作為意之對境,心意迫之即平息,不須抑氣,總之氣痛會轉移,脈痛則不移。
其原因是諸脈縛結有間隔故不轉移;痛是生世間道中生,若出世間道則由痛中解脫。
頌文「輪脈」,是業身具諸漏及質礙,心具分別、能所二執等任何所生者。
頌文「四」者,為精血二服,於臍輪以上,依身左右而往,臍輪之下則有左右二前後二、共四,其為,血脈之一支分相左行,是射及能持「希拉」之脈,分一支分向後行,是初即能持「基勻」之脈。
精脈之一支分,向右行,射及持「噶布」之脈,另一彎曲向前行,是射及持「麝香」之脈;其脈與脈生痛時,意注其上,即能止息。

聖尊解釋此段經文道,如果是脈打結,痛是不會轉移的。如果不是脈打結,痛自然會轉移消失掉。譬如用繩子打一個結,不把結鬆掉,繩子不會順,痛永遠會在那個結上面,要想辦法打開。如果脈不是打結,而是有點彎曲,痛會移動或消失掉。修氣、脈、明點的人要懂得脈輪,不要讓脈打結,要把脈鬆掉。如何把脈鬆掉不痛呢?就是用氣把結打開,用風息進到身體裡面,把氣在打結的脈走,痛就會消失掉。人的身體有很多的脈,像血管、微血管都是脈。所謂明點,像精、血、分泌物都屬於明點。

當脈跟脈之間產生痛的時候,意念在脈的地方,這時候修氣者的氣就會自動跑到那裏,氣運到之處,脈結就會慢慢的打通。聖尊示範祂每天做結界時,是用自己身體裡面的氣來做結界的,身體經常運氣這樣子動,身體的關節都不會痛。

會後,聖尊為求皈依的信眾賜受殊勝的皈依灌頂、加持大悲咒水,以及開光佛像。臨行前,聖尊還為與會大眾摩頂加持如願。步出大雄寶殿的大門,在迎面拂來的寒風中,望著聖尊慈愛的身影,回想聖尊在最後開示的結語,祂的智慧比任何人都高,祂的身體比任何人都強,這如此強大堅決的自信,讓弟子們的內心充滿了敬仰的澎湃,能皈依修行已大成就的根本上師,是非常值得驕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