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端人才介紹_蓮花天屹

《尖端人才介紹》真佛宗首位翻譯師佛文集為俄文者,即將完成醫學神經康復科的博士學位!
(真佛天空新聞組編輯)

目前為德國和挪威雙料醫學碩士學位的蓮花天屹,日前他又在挪威考到永久醫師執照,已是合格醫師,可以執業。而目前,他即將完成挪威的醫學神經康復科的博士學位!

  蓮花天屹本名黃屹,但師尊給取法號時,多加了一個「天」字。他是馬來西亞巴生市的華僑,出生於1985年,當時他的父母已皈依真佛宗,自幼對宗派耳濡目染。能夠熟記《高王觀世音真經》。

  蓮花天屹的父母早年留學台灣的政治大學,歸國時帶回了不少古典文學名著,因此他也是書香門第。在皈依真佛宗後,全家更是收藏有整套的師尊文集。他自小對師尊寫的靈異和神通故事尤感興趣。

而自幼有文藝特長,讓自己在以後漫長艱辛的海外留學生涯中,有了發抒心情的管道。從自己最初為部落格的版主,到對媒體投稿,居然都被錄,頓時信心倍增。

  蓮花天屹從18歲就開始離家在外漂泊。求學中,他完成烏克蘭和印尼讀大學先修班,並在俄羅斯聖彼得堡醫藥大學完成六年醫學課程。天屹畢業後受的是婦產科訓練,但他對研究挺有興趣,於是就申請資源條件都較先進豐富的歐洲大學來進階。他主要研究的是婦女健康,在柏林則主修腦神經科。他表示,婦女更年期後的中風機會大,死亡率也比男性高,因此想做這方面的專題來嘉惠婦女。

求學時期的他,辛苦半工半讀分擔家計。曾有過三天沒睡覺的記錄。他做過很多行業,除了在醫院值班外,也去餐館打過工,當過客服員及電話接線生。他本身是客家人,但通曉數種語言(中文、馬來語、英語、印尼語、俄語、挪威語、還有粵語、閩南語),因此他有時也幫公司翻譯文件。

在留學的最初幾年,他歷經鼻竇炎嚴重發作、生息肉、傷寒高燒不退、長膿瘡,也得過闌尾炎,並惡化成腹膜炎,差點喪命。某次,他曾經在俄羅斯的醫院整整躺了一個月,幾乎無人前往探視,所幸還是痊癒了。期間,他自己靠勤唸高王經度過,因此幾年下來,大小病痛再沒發生,連傷風感冒也幾乎沒有。
此後,他更能體會師尊的教導和真佛密法的殊勝。從師尊文集中獲得了很多潛移默化的影響,包括為人處事的價值觀和佛法知識。

在孤獨的海外歲月中,他精進修持四加行,而即使忙碌,他仍會每天持唸上師心咒和高王經。偶爾思鄉落淚時,自己會拿出師尊的文章來閱讀,療癒心靈。不同於過去看小說的心態,他感悟到原來佛法、修行才是最重要的,而世俗的東西其實並不具有太多意義。
  他想到在俄羅斯,要即時讀到師尊的新作並不容易,最快也只能透過網路獲得資訊,所以舉凡真佛報電子版、宗委會的真佛全球資訊專頁或蓮花慧君上師經營的真佛天空新聞台,都是他獲取宗派訊息的重要管道。等到回家鄉度假時,再補請師尊的新文集,或者家人也會補寄幾本。

而他對師尊禪宗公案的書,也一直在進行思考,其中第200本文集《開悟一片片》他很喜歡,看了不下十遍,每一次看的感受都不一樣。蓮花天屹說:「因為我在外國,身邊能夠有的師尊文集就那麼幾本,所以通常我都會看很多遍。」

他認為:「師尊近幾年的文體是越來越精簡,但越簡單的內容含有的意思特別不一樣,可以引發弟子去思考。」就這樣不知不覺地,天屹在留學俄羅斯的幾年間,已收藏有數十本的師尊文集了,而在他踏上留學的新旅程時,他無私地將這批寶貝都捐給俄羅斯聖彼得堡的國家圖書館了。
  蓮花天屹說:「真佛宗是如此地好,一點都不像外面所說的是邪教,所以當別人攻擊師尊的時候,我是完全不受影響的。」天屹的這席話,是有原因的。因為在他人生最無助的一段時日,他經由網路臉書輾轉認識到很多善良發心的同門及弘法人員,他們給予他無限的鼓勵,甚至經濟上的協助。
蓮花天屹感懷地說:「看到這些同門的發心,等同完全實踐了師佛的身教和言教,讓我一直提醒自己,以後有能力一定也要再去幫助別人。所以未來等自己穩定下來,就是我開始要去幫助別人的時候。」
  蓮花天屹有一段話很令人動容:「雖然我決心做個好醫生,濟世救人。但我接觸佛法後,也清楚了解師佛的理念和教法。我終於明白--人生的最大事業是修行,是明心見性、自主生死。所以,我希望將來有能力廣傳佛教,一心做個播種人,做個老實的修行人。」
  
  因為蓮花天屹在俄羅斯待過很長時間,他了解這個國家和民族,最缺乏的是心靈的輔助。儘管他們有著超群的科技頭腦,有著世界上最多的富豪,有著世界上最大的領土,有著世界上很多的第一,但是仍需精神層次的灌溉。

他認為,可喜的是,現在很多人開始對這方面有興趣了,像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印度教還挺興盛的,很多人覺得印度文化很特別,有的甚至變成印度教徒。而且俄羅斯其實已有密教,早期在蒙古、西伯利亞的人都是信奉密教的。
蓮花天屹說:「我對俄羅斯有很深的感情,這片土地,包括前蘇聯,烏克蘭都還沒有真佛密法,真佛密法是那麼的好,應該把它傳到俄羅斯。我一直很想這樣做!」
  從四年前開始,蓮花天屹用收入的一部分,將師尊英文版文集翻譯成俄文版,由幾位俄羅斯朋友協助,其中還有一位是回教徒。
於2014年時,已完成《真佛宗入門手冊》(Getting To Know The Root Guru),和師尊的107冊文集《粒粒珍珠》及154冊文集《智慧的光環》。前者共印了500冊,因為俄羅斯聖彼得堡有很多佛教團體,有的天屹親自拿去跟他們結緣,有的則用郵寄,範圍到達西伯利亞等的各個佛教團體。
他說,手冊的列印,若沒有根本上師的加持、宗委會的資金補助,和眾多同門和朋友的協助,是斷然不能成辦的。
  到2014年為止,蓮花天屹只見過師尊三次。亦曾在法會中親受師佛摩頂加持。而自2018年在師佛的大力加持下,他考取了挪威的醫師執照,同年的九月就只身前往西雅圖朝聖,蒙眾同門的照顧,才在2018-2019年期間親自參與師佛在西雅圖和台灣的十餘場法會。他說:「雖然見師尊的面那麼少,也從沒機會跟祂講話,但每次一想到師尊,就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蓮花天屹強調,他在異鄉求學這段時間,不論遇到什麼事,只要憶念師尊,就覺得師尊來到他的身邊了。「師尊的加持力是無處無時不在的!」

某年元旦,蓮花天屹在挪威奧斯陸過馬路時被車撞到大腿部,他以為會骨折,不過因為喝酒肇事的老翁很緊張,他反而擔心對方心臟病發,因此請他先走,結果事後自己也毫髮無傷,他覺得真是師尊、佛菩薩保佑!

淨信的蓮花天屹表示:「感謝師尊這麼多年來對我的照顧。一切都是師尊的賜福,所以我應該把工作賺的錢多多花在菩提事業上,這也是我堅持要做師尊文集俄文翻譯的主因。」

自從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蓮花天屹自己孤身一人在挪威經歷了隔離和封城措施,但這段期間日日修法時,他都感覺得師佛伸出天使之翼般,把自己保護起來,雖然面對許多病患,親友人也一一感染新冠病毒,唯獨他一直都沒事,身邊的人都嘖嘖稱奇。也因為疫情,自己才有時間更加精進的修行,完成好幾項訂下的修行功課。

由於十分思念師佛,他於2021年十月份得師尊夢示:「當彩虹雷藏寺舉辦咕嚕咕咧佛母法會的時候,就能相見。」當時他也只是把此事記住了,沒有特別做什麼安排。

結果2022年4月剛好碰上挪威的復活節假期,美國過境也開放讓遊客入境,他毅然踏上4天的旅程前往西雅圖面見師佛,正好17日就是咕嚕咕咧佛母的護摩法會,也相應了先前的夢示,也就是那次行程,弟子得到師佛指示出家的事宜。

他說:「每次臨走前,我習慣性的都會到雷藏寺大殿向瑤池金母祈求能夠很快再見到師佛,爾後非常幸運的,都能夠在6月師佛聖誕及8月秋季大法會再次到西雅圖朝聖,實屬難得。」

「近來的三次朝聖,雖然每次都只能短暫逗留,但是,我很珍惜每一次見到師佛的機會,從早到晚都在雷藏寺待著。每次看到師尊從遠處向自己走來,我在頂禮之際,都默默的流下淚水,而師尊每次都能親切的叫出我的法號,令弟子的內心十分悸動。師佛強烈的加持力量更是無時無刻都在,為弟子掃除障礙、加持成就。」

「另外,儘管我生性比較內向怕生,都站在遠處不敢靠近師佛師母,然而,師母每次都會駐足主動與我說話,悉心問候與照料我的生活,從旁協助我許多事情,實在令我感到無比的溫暖。」

蓮花天屹深深感恩師佛與諸尊的加持,讓自己能夠在疫情暫緩之際幾次到西雅圖朝聖,得師尊教導修行的功課及深入相應之法,對未來之路有更明確的方向,願能完全追隨師佛的腳步,將自己的生命、時間全部聽候師佛的安排,盡自己的力量幫助眾生。  
(以上資料部份摘自「真佛報」)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