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法王的書箋】

📕你曾經為孔雀的美麗驚艷嗎?在密教,孔雀明王卻是一尊能「息災」、「除難」、「延命」的佛母金剛,其特殊的功德是「天旱之際的禱雨」。且看蓮生法王為你細說。


《孔雀的印象》

蓮生法王盧勝彥文集83【煙水碧雲間(上) 】


(一)

一九八八年初冬,我在洛杉磯,曾遊孔雀園。

我對孔雀,有很深很深的印象。

緣由是,我在華盛頓州幽靈湖的居家密壇,自己法座的背靠,正是大金曜的孔雀羽。

而且,我熟讀不空譯的「大孔雀明王經」。羅什譯的「大金色孔雀王咒經」。我明白大孔雀明王壇場的儀軌。


我修持過「大孔雀明王法」。

「大孔雀明王法」的修持是為了「息災」、「除難」、「延命」。其特殊的功德又是「天旱之際的禱雨」。


此明王法相,坐孔雀之上,孔雀又在八葉蓮華之上,頭向東,白色,著白繒天衣,以頭冠、瓔珞、耳璫、臂釧等種種來莊嚴,跏趺坐,面相慈悲。


有四臂:

右第一手執開敷蓮華。

右第二手持具緣果。

右第一手掌心持吉祥果。

右第二手執三五莖孔雀尾。


大孔雀明王的梵名是「摩訶摩瑜利」,密號是佛母金剛,在胎藏界曼荼羅內,住蘇悉地院。


孔雀經內有言:「吉祥比丘出家,未久,為眾沐浴取薪,果木下,有一黑蛇,來螫此比丘右足拇指,通身毒氣,悉絕於地,口中吐沫。時阿難詣佛所曰:以何治之。佛告阿難曰:汝持如來大孔雀王咒經,擁吉祥比丘,為結界持咒,毒蛇不能害,刀杖眾患不能加,悉除之。」


(二)

我徒步在孔雀園。

洛杉磯的初冬,沒有冬意,倒有初春的氣息,花葉上仍然鍍著金色的日影,又帶著少少的熱風。


我看到孔雀,坐在水邊,羽毛未張,很寧靜而悠閒的,孔雀的雙眼,望向遼闊的湖,這隻孔雀,好像毫無意念,完全陶溶在大自然。


我看到孔雀,很鬆散的喋踱,毫無目地的漫步,形成一幅美麗的圖畫,我走在牠的身旁,像親切的朋友。


我看到孔雀,展示了牠的羽衣,像一隻金銀色的大鳥,翩翩的舞姿,碧綠的多眼,更使我開拓視野。


我懷著崇敬和肅穆的心境。

孔雀開屏,會招來簇擁的人群。


(三)

孔雀園裏的植物,好像是特別培植及栽種的,均掛有品種之名牌,小徑亦有竹林果樹環繞,遍地濃綠。


對於「孔雀」的照顧,亦無微不至,令孔雀遊樂其間,有無限感念。


我看到許多隻迎風招展的孔雀,朝氣蓬勃的歡悅,張開圓舞的裙裾而悅眾。

是活潑的氣象啊!


我想起寒山子的詩:

有鳥五色文。

棲梧身竹實。

徐動合威儀。

鳴中施呂律。

昨來何以至。

為谷暫時出。

儻聞絃歌聲。

作舞欣今日。


我寫一首偈如下:

雀園中。

行清風。

羽輕搖。

小徑通。

白日照。

光彩籠。

群躍舞。

騰虛空。


(四)

當我從孔雀園出來,我沒有回頭再看牠一眼,因為「孔雀」在我的腦海中已是那麼深刻的印象,那麼熟悉。


坐在車裡,心中匆匆的想了一下,我掏出一支筆及一張紙,寫下了「孔雀的印像」。


已經有了篇名。

我想,孔雀如果快樂,我就快樂。

2024真佛宗為世界祈福 高王經千遍迴向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