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法王的書箋】

📕如何精神統一? 如何進入甚深禪定? 蓮生法王在此文章中教導祖師傳授的珍貴禪定法門。


《第八章一緣禪定法》

蓮生法王盧勝彥文集51【無上密與大手印 】


十六世大寶法王告訴我,說:「一般人修禪定功夫,是心不能靜,雜念不休,這是一個最大的毛病。所以當用了毘盧七支坐,調好呼吸,就要修練『一緣禪定法』,這方法是使精神統一於一緣,心不外馳,能夠很快入定的方法。」


十六世大寶法王的方法有三:

雙眼觀佛--佛像是最莊嚴的清淨相,不管是雕像或畫像,由於燦爛金身,萬行莊嚴,相貌慈悲,三衣加身,且光輪充滿其身,一切瓔珞更是為飾物,若一心觀佛像之莊嚴,則一緣於佛像,久而久之,佛時時在心中,在面前,很快的得到「一緣清淨」。


雙眼觀月輪--佛像的頭頂,常放月輪之光,我們的雙眼也可注視月輪之光。這月輪是象微了「無明」的障礙逐漸消除的意義,月由缺而圓,自是而盈,破除了所有的「黑業」,而在月輪之上,通常寫了梵語的「哞」字,這「哞」字就是表示了自性與佛性,這月輪之光,由「哞」字產生之謂也,當我們雙眼看月輪之光,便時常想這月輪之光,照向自己從頂穴而入,我們自己也充滿了清淨之光,由於時時如此之觀,很快的便可得到「一緣清淨」。


雙眼觀種子--一般的活佛圓寂進入涅槃,荼化之後,其身子中有一種豆形的石灰質物,呈橢圓形,有點像蛋,有光彩,是舍利子。西藏活佛視這種東西叫「種子」,西藏人均認定此物是得證聖力及真性自顯的證明,是證明法身從應身中出來的一種表徵。假如把這「豆形」有光彩的舍利子,放自己之前,觀想其光耀奪目,有清淨之光出來,進入行者的心中,如此久久,也可得「一緣清淨」。


這三種觀法,就是:

一、聖觀法。

二、光觀法。

三、種子觀法。


筆者修「大手印法」多年,偶逢一師,他也教我一法。密宗行者在自己坐禪之前,最適當的地方,裝置了一面大鏡子,完全照定自己,仔細的看著自己。例如今逢到一件喜事,便可看見自己眉開眼笑,喜不自勝,現於顏面之上。若今天受了一點侮辱或誹謗,便面現不喜樂,這些「喜怒哀樂」等種種之相,便可在鏡中仔細的觀察了出來,我們仔細一點的觀察,均可查覺自己的面容的不一,面容的改變,正是如此一日又一日的推演。原則上,這種觀法,是一種「反省」,也就是儒家的「靜坐」常思己之過,祇是行法上,在自己面前掛了一面大鏡子,很仔細的把自己的毛病完全看出來。這如同他人看我,我看自己是一樣的。


如此一來,由於時時反省,時時觀察自己,便明白了人人加於我,我被人人所執之非,完全打破了此身之幻之愚。這種懸鏡自觀的方法,可知自己如雲煙,如水中之月,如幻夢,如鏡花,可知我們自己的身子,原是「幻化」的啊!如此的「一緣」,便可得「空假中」三觀。


以前,我學道,青城派「清真道長」,也密授一法,就是我們人坐蒲團之上,在左右眼正前方,各點燃一根香插上,正前方約二尺半,雙眼露一線,看定了香上的紅色一點,這一點紅光把它收來,存想在玄關。我個人覺得這方法非常的好,因為二根香上的紅點,非常耀目,雙眼盯在兩個紅點,而這兩個紅點又化為一點,這一點集中在玄關之上。此時玄關會發麻,會堅硬,六神統一在玄關之上,正合了「坐禪通明天心大法」的奧秘。


這種專注於一點的方法,我曾經修練了很多年,這是「精神統一」的妙法。這修「一緣禪定法」,可以依自己的意思來做,你認為那一種好,就修那一種,總之,練至「精神」能「自制統一」便是成功。人若不修此法,而妄言得大道,郼根本就是妄想,人若未修「一緣禪定」,這是「識神」做自己的心性,如同大海之波浪一般,起伏波濤,沒有休止及靜下來的時候,也如同一桶水,水中加入顏料污穢之物,根本無澄清之時候也,若用妄想之心而修道,道一定不成。


凡心與道心之差別,凡心是「動」,道心是「靜」,凡心是時時刻刻妄念不休,只妄想財利美色,無一時不洩露神氣,至老至死方休,直到惡業滿盈,下了地獄道、餓鬼道、畜牲道。而「大手印法」就是「明自性」,「靈熱上昇」,「守觀止念」,法輪常轉之無上大密法也。


這「一緣禪定法」,修到最後,則顯出了「光明本性」,如「清水印月」一般,可以萬緣不掛,可以一塵不染,到了外棄諸緣之時,也就不念不起了,一時「眼、耳、鼻、舌、身、意」六塵不染,不受色迷、不受音迷、不受嗅迷、不受味迷、不受觸迷、不受想迷。身雖在塵,不受塵世。從此,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目。到此境界,見日月星辰,已無日月星辰,見風花雪月,已無風花雪月,一切相,均無時,則已接近「大定」之時刻矣!


按修「一緣禪定法」,由於是「精神統一之術」,在定於一中,仔脈流轉如電,就有一種顫動的現象,這就是「啟靈」,就是氣脈流轉的「電傳」。若好好「自制」,靈力之流,可練身治疾,裨助極宏。但若不能「自制」,若易受外力控制,入於精神之魔境。所以我盼望修此法者,飲食睡眠正常,若啟靈練身,一日一回,時間二十分鐘,勿勞累,勿妄想神通,則可無慮。


修「一緣禪定」,由於定於一,平時一些經歷也會一一湧現,若不「靈動」,在定中也會出現剎那的幻覺,一一幻境均會出現而無休止。密宗行者,對這些幻境可以告訴自己的上師,由於上師的經驗豐富,才能指點你正確的對治方法。也可以完全不理會這些幻境,繼續入定,不為所迷,不懼不憂不迷,自然無事。若被幻境所牽,也很容易入魔境。


「大手印法」,由於久於毘盧七支坐,身心會產生疲憊之狀況,容易入於昏沉之境界,變成睡覺。會「靈動」的,用「靈動」去對治,不會靈動的應該有空去爬爬山,去看看海,看看風景,使自己的身心有了疲勞消除的時候,使自己心神爽適,才易於入定修法,這些都非常重要。


「一緣」,其梵名「Ekagrata」。

可達精神統一的大安樂。

又可言「不動性」,即得「涅槃境」。


我所著的「坐禪通明天心大法」,其實未離「一緣法」的範圍,這是超出塵世的大法,能修習「坐禪通明天心大法」的,是超出天界的,超出三界之外的,無生而無死的,非同小可。


「大手印法」,是所有法的綜合修習法,也是循序而次第得大成就,修「一緣」,證取「身口意」三大清淨,即無上的禪定之境。

2024真佛宗為世界祈福 高王經千遍迴向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