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上師、各位同修:大家晚安!今天晚上我們再繼續講「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仍然是講無苦集滅道的「道」字。

  我們已經連續講這個「道」講了好幾次,但是「道」是永遠講不完的。假如真正要把它講的話,那就是可以講一輩子。甚至這一輩子也講不完,要接著下一輩子。所以對這個字,我們要講很多。你想想看,我們寫這個「道」字啊,不是上面一個首嗎?那底下一個跑馬,那跑馬的話,這個馬字尾巴可以拖、拖、拖到很遠的,可以繞地球好幾圈的。剛才蓮主上師他提到了很多古代跟現代觀念上不同的問題。今天我想談一下思維上的問題,也就是你怎麼樣子去思,去做思維的、去做這種「道」的思維工作。

  記得我年輕的時候,曾經跟一個拜佛的老太婆到台中有一家叫省齋堂,那是供奉觀世音菩薩,去那裡拜佛。那麼這位老太婆她在拜佛的時候,看到那尊觀世音菩薩非常的莊嚴而且非常的美。那一天剛好是菩薩的生日,那麼這位老太婆一時看到菩薩那麼莊嚴、那麼美,他就用手去摸祂的臉。我是不敢去摸菩薩的臉,但是這位老太婆她去摸祂的臉。這個說來也很奇,第二天早上老太婆的手居然腫起來,腫得跟熊掌一樣。她趕快跑來跟我講,祂說你用那麼髒的手來摸我的臉,所以給你一個很小的懲罰,讓你的手腫起來。那個時候呢,我住在台中的合作新村,立行路39號,她就住在我家對面。她就是王萬古的老婆,我們叫她「萬古嫂」。她的手真的是腫起來,腫得很大的,跟剛才所講的,熊掌。那時候我的一個感覺啊,我的觀念裡面就已徑灌輸了一個觀念:這個菩薩不能用手去摸,不能用你那個不乾淨的手去摸祂的。

  那麼再過來呢,我讀禪宗的公案,禪宗的這些公案、讀這些經論的東西,那裡面讀到一個老和尚,他每一次在說法講經或者是走到那裡,你知道老人家他會咳嗽的。那麼你知道中國人有一個毛病啊,就是老人家咳嗽的時候他就吐痰。這個在外國好像是比較少見,比較少這個現象。他吐痰吐得很準的。我們曉得我們那個中國老人家以前吐痰吐得很準,好像是痰盆距離多遠他都能夠很準,一下子就進去這個樣子。近的話他用力就是少一點;遠的話他用力就大一點。其實這是很髒的,這不衛生的。那老和尚有一次吐痰,他就是一邊說法,佛菩薩在這裡,他沒地方吐了,他就「喀」一下,這一吐就吐到--好像釋迦牟尼佛的腳。哇!他的弗子說,咦!那個是很髒的東西,很不禮貌的,居然把痰吐到菩薩的身上。弟子很緊張跑來跟師父講,師父你不能亂吐痰啊!那是佛菩薩的金身,你不能吐在他身上的。想不到這位老師父很生氣啊,他問這些弟子一句話。他說:我問你們那一個地方沒有佛菩薩?那裡可以吐呢?按照佛講的,任何一個地方,東南西北方,包括上方下方,任何一個角落,它都有佛菩薩靈光在的,也就是「佛」是瀰六合的,那裡會沒有佛菩薩呢?其實到處都有佛菩薩的。那就叫我們不要吐痰。我讀到這個公案以後,我心中在想,那個老太婆伸手摸一下觀音的臉她的手就腫起來,那個老和尚把痰吐在佛的身上也沒有看到他的嘴巴歪掉。這裡面就是有一個觀念上的問題。怎麼回事?大家想一想。

  我們雷藏寺是有在賣金紙。雷藏寺金紙很多,你們要買,大家儘量買,儘量燒。因為燒了對我們雷藏寺總是小有幫助嘛!那麼最近呢,也有一些修行的人認為,不要燒紙金嘛!那個是紙嘛!那個是假東西嘛!那是「粗紙」。我們以前台灣人,不能講擦屁股用的草紙就是那個東西。那個東西怎麼燒了有什麼用處呢?那麼有的人講那個是有用的,那麼有的人講這個是迷信,怎麼辦?

  我再跟大家講一個事情,你們今天身上有沒有帶這個美金,美金是什麼做的?美金是紙做的,跟我們這個紙金一樣都是紙做的,只是美金的祇好一點,它質料好一點,我們那紙質料差一點。我還跟大家講一句話,美金是因為美國政府承認它本是代表一個有價的東西,那麼由世界各國在地球上承認這個東西可以流通於地球上,可以做為一種價值的東西。那麼我的意思是講,美金當然在地球上世界各國,當然是可以流通。今天蓮主上師也是談到錢的問題,大家都幾乎沒有一個人不喜歡。你的觀念正確的話,今天太空人上了月球,拿美金給月球人買東西,你看他會不會給你一個漢堡。

  今天雷藏寺的紙金,是瑤池金母祂的政府裡面公認的,哦!你這邊一燒了以後呢,你們的祖先就可以用了,你的祖先就可以拿這些化去的紙金,到陰間的銀行去交換。這個問題,是一個公認的問題,也就是說,這個紙金在我們真弗宗派裡面是公認約有價證券,那麼就是瑤池金母本身,祂承認你這個紙金燒了,本身它會產生法力跟power,它是一種有價值的東西,所以我將來也會燒得很多,將來你們去的地方,你們要跟我借錢,誰叫你們以前沒有燒瑤池金母的紙金呢!到時候你去到那裡,你想買個燒餅都沒有。所以美金的用途,在陽間是有用的,它是陽間的政府所承認的。那麼紙金的用途,是無形的政府祂承認的,很簡單的說,陽間的美鈔不能拿到陰間去用,那麼陰間的冥鈔,也不能拿到陽間來用。

  我再來講一個觀念上的問題。在密教裡面,有所謂的交加彈指跟拍掌,這個是做什麼用的?拍掌的意思是說,我們驚醒,就是好像有人在睡覺,菩薩在睡覺。那我們說(拍掌)應該醒了。那麼我們稍為周腦筋想一想,難道菩薩都是在睡覺嗎?一定要你彈指祂才會醒過來,或者是拍掌,弛才會醒過來。其實是不是的。這個是一個禮貌,一個儀軌,就是說我現在要開始,要請菩薩啦,所以找拍一個掌,我請祂們,那麼我彈指就是希望你們注意啦,我要請們來。你只要心裡一清淨,那麼佛菩薩就會降臨啦!就不用點香。所以在你的思想、思維之中,在你的想法之中,你必須要理出一個正確的,不要執著於一方,有時候你執著我不點香才是對的。那麼有一方就講,我點香才是對的。其實都是對的!

  另外,我再議供養方面,以前我在台中的佛教蓮舍,有一個人他就抱了一個很大的豬頭,去拜釋迦牟尼佛。那裡面的和尚就很生氣啊,很大聲的把他趕出去,為什麼呢?他們認為:第一個,釋迦牟尼佛祂也是講不殺生的;第二個,那個豬頭也是葷的東西。你說釋迦牟尼佛坐在那裡,突然間看到兩個豬眼一直瞪看祂。但是站在鄉下人的立場,這個信眾的立場,他說我以前跟佛菩薩發願,我就是說我小孩子讀書、考試及格啦、考中了那個大學了,那麼我還願,我就還一個豬頭嘛!那麼鄉下的信眾,他也會有一個想法,他說我當初的時候卜杯,你菩薩答應我用豬頭來的。我今天用豬頭來,卻被人家趕走,這不是不對嗎?他認為釋迦牟尼佛一定喜歡吃豬耳朵。那我假如是說那鄉下人的想法,他說我供上去,我又沒勉強你吃啊,對不對?你假如不喜歡吃你就放著嘛!那就這樣子吵起來了。他那裡面的和尚跟這個鄉下人就在那邊爭吵。其中有一個年紀比較大的修行者,他就跟那兩個和尚講,他說讓他供,沒有關係的,因為佛不一定會吃的。但是廟裡面還有迦藍神,迦藍神是關聖帝君,他在生的時候連人都殺了,何況是殺豬,所以這個就是通融。

  我們台灣人有一個習慣,就是拜佛拜神,不拜芭樂,為什麼不拜番石榴呢?因為聽說我們吃了芭樂以後,子會從屁股出來,那麼這些子,放在地上,因為它又會長成芭樂樹,又會長芭樂,所以認為芭樂是航髒的水果,因此不准供佛。但是很奇怪的,你到了印度去看,印度人供佛都是用芭樂。其實這是風俗習慣的不同,風俗習慣不同在我們中國人跟西方人,彼此之間的風俗習慣就完全不一樣。我們在講,祭拜祖先的時候,我們很喜歡煮好幾道菜來拜祖先,來祭祖。到了清明節上墳場去拜,也是拜很多的菜,還有發糕。那麼西方人就笑東方人,你們中國人就是好吃,連祭祖,到墳場那裡去,清明節去掃墓,都擺了一大堆吃的東西,你們那些祖先真的會來吃嗎?那麼我們東方人就笑西方人,你們每一次清明節去掃墓,就拿一些花去供,你們那些祖先真的會出來賞花嗎?所以這是一種觀念上跟風俗上的不同,其實都是合於禮節的。

  那麼我今天講了那麼多觀念不同的問題,就是要大家能夠有真正的思維,什麼是「道」。這真正你能夠達到思維的正,正的思維才是「道」。但是你能夠真正達到什麼叫做正呢?到底它真正的正在那裡?像以前,佛菩薩我是不敢摸的,因為一摸手會腫起來。但是我現在要把佛菩薩搬家,從真佛密苑要搬到幽靈湖的時候,我是用麻袋裝的,用麻袋扛在背上,這樣子搬過去。我用一個麻袋,一隻手連續捉了三個就這樣丟進去了。這當中的差別在那裡?這當中的差別在於你的心,你認為祂有神的時候你不要去摸祂,那麼你要摸祂的時候你要跟祂講,現在我要摸你了,哦,對不起啊!因為你實在太髒了,我要跟你洗澡。那麼你可觀想祂昇上虛之中,那你已經做了這個儀式以後,你心裡認為祂已經沒有神在裡面了,那麼祂就是木頭,可以捉起來丟到麻袋裡面。所以這是一個心的問題,大家在思維上,在你的思想上,如何符合於真正的道,必須要用你的觀念去接近於真正的思維。

  所以佛法的無上智慧,真正佛法的無上智慧,它就是「道」。你的思維是一種超越你的想法,想念是一種很大的超越,假如你還執著於什麼才是佛法,什麼不是佛法,在那邊執著於兩邊的話,都是很難接近於「道」的。在我本人真正的思維裡面,在我本人真正的思想裡面,天下也沒有什麼「道」好講。總結一句話,什麼都是「道」,也什麼都不是「道」。在我的心中,我講了幾個字--天底下沒有什麼事。在你的心中,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存在你的心中。我想這樣子也差不多很接近了。

  嗡嘛呢唄咪吽。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