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我們繼續講《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我們上次講「三世諸佛」,今天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這一句話的意思就是說,依著智慧到達彼岸。「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句話就是講,得到無上正等正覺。那麼現在呢!我就解釋「無上正等正覺」這句話的含義。這個「無上」我們都曉得,所謂「無上」呢!就是說沒有比這個智慧再更高的智慧了,也就是說沒有比這個智慧更高的智慧,沒有比這種覺悟更高的覺悟了。所以講這個《心經》的道理,也就是講這個「無上」的道理,也就是真理。那麼什麼是正等呢?剛才常智上師已經講了很多所謂真正的平等。那麼真正的平等,它是使所有的眾生都是一樣的,是平等沒有差別,沒有「愛」跟「憎」,而我們要做到這樣是非常的困難。


以前我曾經舉一個很小的例子。以前我們回信中心,有兩位比較特殊的人物。其實回信中心裡面大家都是有外號的,不能講說他們兩個特別,但是他們兩個人的外號是比較special(特別)。有時候我們戲呼,就是開玩笑的說,回信中心就好像是「心靈殘缺收容所」。其實大家都是有綽號的,所以現在提出來並不表示這兩位特殊的人物是比較特別,並沒有這個歧視的味道。一位我們就稱他為神經部部長,另一位呢!也是很有名,他就叫搗蛋部部長。其實我視每一個人,看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為什麼呢?因為我以前讀書,學校裡面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每一個班,每一個年級裡面,至少都會有幾個學生是比較調皮、比較搗蛋。」我聽說西方人也有一個諺語,它是這麼講的:「一籃子裡面的蘋果一定會有幾個是爛的。」所以我說我們這個辦公室裡面,出了一個神經部部長、一個搗蛋部部長,這個也是很正常的。大家都叫他們神經部部長、搗蛋部部長。那麼我叫他們什麼呢?我並沒有這樣子叫他們。我只叫他們:「南無神經佛、南無搗蛋佛。」


其實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開悟的時候,祂講了一句話,祂就是說,眾生都有「佛性」。這一句話就是眾生的「佛性」平等,這個就是正等正覺的覺悟。今天,假如有人講:「盧勝彥不是佛,那某某人他根本不是佛。」這一句話是一定是錯誤的!他只能夠這樣子講,這個講法有不同:「盧勝彥不是佛,盧勝彥還沒有證明佛性,還沒有證到他的佛性。」這兩句話是不同的。所以真正的講法只能這樣子講:「盧勝彥是佛,但是現在他還沒有證得他的佛性。」我們大家稍微想一想,眾生都有「佛性」,眾生的「佛性」通通平等。所以在office裡面,在我們回信辦公室裏面,我經常講:「南無神經佛,南無搗蛋佛」。其實這個就是希望他們,把他們的神經跟他們的搗蛋變成「佛性」。這一種平等視眾生的一種很高的思想,就是「正等」。


這一次我在洛杉磯有談到「供養」的問題。大家都知道,雷藏寺所辦的任何一場法會,它的供養都是「隨意」。我現在指的是西雅圖雷藏寺,單單指西雅圖雷藏寺,沒有指其他的雷藏寺。它的光明燈、它的供養是「隨意」的。那麼我在星期六下午三點半或四點的「問事」,幫人家問這些疑難雜症,所有的供養也是「隨意」的。


很簡單舉一個例子。有一個人他來雷藏寺裡做超度,那麼我們請了曉光法師,還有好幾位法師都在這裡,好幾個幫他做超度。在這邊做完超度以後,這個人就要走了。那我們就講說,這麼多的法師幫你做了那麼多的法事,做了那麼多的超度,你也好像是說給一點意思,也就是給一點money嘛!也是要意思一下嘛!這個人呢!他就包了一塊錢。曉光法師從彩虹山莊開車到這裡,又開車回去,也不只一塊錢。西方人他不給你這一套的。他要幫你辦一件事情,從出發點那裡就開始算油錢,從出發就開始算時間,時間就是錢。他每次跟你算帳的時候會說,我從家裡幾點出發,到你的家裡來做事情,做了多少時間,他是連這個路程也算的。從家裡出發的油錢也就開始算的。西方人是不跟你講這一套的,先列一張帳單來給你看,甚麼時候共花了多少時間,油錢多少,通通要算的。我們是隨意的。


結果呢!他也安了一個祖先的牌位,他事先已經去調查過了。他知道在舊金山那邊,去安牌位要要花一萬塊美金;到了多倫多的堪山寺安的話要三千塊美金;在莊嚴寺安一個祖先牌位,也是三千塊美金。那麼他來這裡安牌位,因為這裡是隨意的。他安好了以後,我們這裡的工作人員,就把供養打開來看,原來是一塊錢美金。好了,我們這裡給人家隨意,也出了很多麻煩,給人家隨意,這個就是變成隨便了。那個祖先牌位的牌呀!單單那個牌,從台灣做來的,一個本錢就要二十塊美金。那麼工作人員都跑來跟我講,他們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差一點都暈倒。


我當時也跟他們講不要緊、不要緊,眾生一律平等,一塊錢也等於是一萬塊嘛!我當時有一個幻想,我的幻想是這樣子的;我是想說這個人本身可能是在考驗我們修行人的脾氣,他是來故意考我們的。當我們看到一塊錢的時候,我們還是很笑嘻嘻的招待他喝很好的茶,而且還招待他在星期六的晚上,來吃我們免費的供齋,而且還可以免費的來這裡聽法,讓他感到法喜充滿。他也可以來皈依我們這個「真佛宗」,我們給他灌頂,他也給一個紅包one cent,這個供祖先牌位一塊錢,那麼辦皈依只是一張紙給他,當然只有one cent。我相信他看我們這樣子,耶!這些修行人不錯的,真的是隨意!真的一切都是很平等視眾生!他平等看我們,我給他one cent、給他一塊錢他也是笑嘻嘻的,好!我回去的話我就寄了十萬塊美金來供養,不過我們等到現在好像還沒有。


不管怎麼樣子在一個真正正等的覺者,你已經修到正等的覺者,十萬塊錢的供養跟one cent的供養,拿到十萬塊錢的供養,你也不會很歡喜;拿到one cent的供養你也不會生氣。不能講生氣,應該怎麼講呢?應該講是淡然視之。One cent也是一樣,很平淡的淡然視之,拿到十萬塊也不會很歡喜欲狂,都是「佛」,而且沒有甚麼分別的這一種狀況,就是「正等」的一個境界。


什麼叫做「正覺」呢?「正覺」是跟一般的凡夫有所不同。凡夫是「不覺」,他根本沒有感覺。大家知道,凡夫雖然有「佛性」,但是他不認得自己的「佛性」,他沒有甚麼感覺的。你跟他講真理,他說他的真理就是money。你跟他講說:「雷藏寺今天晚上有同修會。」他說:「不!我要去股票市場。」所以,我們曉得凡夫為什麼叫凡夫呢?因為他不覺,他沒有什麼覺悟的,沒有!


那麼除了不覺以外,另外有一個覺叫做「邪覺」,邪的!不是「正覺」,是屬於「邪覺」。「邪覺」的意思好像有人講,他說我雖然研究了,但是我認為沒有因果,因果是不存在的。有些人講這個世界是沒有什麼輪迴的,人一出生到死就結束了,他不會再有什麼輪迴、什麼三世輪迴、十世輪迴的,不會的。一個生,一個死就沒有了,什麼都是「空」的。這種覺悟,就叫做「邪覺」,不是「正覺」。我們真佛宗的正覺就是「清淨的空性」,也就是說身、口、意清淨的融入「空性」成佛的這一種覺悟,就是「正覺」。所以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這句話就是「三世諸佛」。依照無上的智慧到達彼岸之後,就得到了「無上正等正覺」。那麼「無上正等正覺」,就是「如來」的覺悟。


如來的覺悟,我們上上個禮拜曾經講過,就是要——自覺、覺他、覺行圓滿就是「佛」。今天就講到這裡。


嗡嘛呢唄咪吽。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