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上師、各位同修:大家好!今天晚上我是希望把《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講完,因為剛剛好是講到最後一句:「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心經》已經講了差不多我也不知道講了多久,總之時間是很長。剛剛好今天又這麼多人聚會在一起,剛好結束這一部《心經》,看起來是一個很好的相應之兆。


佛經中的「五不翻」,我很簡單的解釋這一句。其實這一句就是講這個咒語,這個咒語呢!是以智慧到彼岸的這個咒語。咒語的意思,有好幾種的說法。密教的咒語,原來是不翻譯的。佛經裡面,有五種東西是屬於不翻的。第一種就是含多,什麼是含多呢?好像有一句話但是它有很多很多的意思在裡面,像這種話呢!我們就沒有辦法去翻譯。因為它只有短短的一句,但是它可以解釋很多種,這個就是很難翻,所以這種含多種意義的就不翻。


第二種不翻呢!是說這個句子,是非常祕密的,不可以講出來的,那麼這一種的也不翻。那麼第三種不翻呢!是這個句子,是含有古代意義的,跟現代的意義不同,佛經裡面有很多句子是屬於古代的,那麼跟現代的沒有辦法去解釋,用現代的語句沒有辦法去解釋,所以也就不翻。那麼我們曉得如來說法的時候是在印度,那麼印度有的東西,不一定我們中國就有,所以因為是印度的東西,是我們中國沒有的,這一方面沒有的我們就不翻。就是說這五種,包含這五種就不翻譯。


那麼最後《心經》裡面講到這個咒語:「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其實這個咒語呀!就是在一個祕密的範圍之內的,所以本來不應該給它翻譯出來的。事實上也有很多讀《心經》的人,或者是說解釋這些咒語的人把它翻譯出來,翻出來也不一定是一樣的。最簡單的《心經》的咒語翻譯,「揭諦揭諦」就是把它翻成「去」,Go、Go,就是去、去——到彼岸,大家到彼岸得證佛果,就是這樣子。又有人怎麼翻譯呢?有第二種翻譯也是這樣子的,清淨、清淨啊清淨、清淨,大家清淨,全部都是清淨,到清淨的佛國。這兩種翻譯都是一般性的,一般性的把「摩訶般若波羅蜜咒」,就把它很簡單的就這樣子翻譯。


但是在密教有一種說法,它是跟前面這兩種翻譯不同。是把它講成第一個揭諦是屬於「我空」;第二個揭諦就把它翻成「法空」;那麼第三句就把它翻成「我法皆空」;第四個揭諦就把它翻成「一切空」;這個菩提娑婆訶就是把它翻成「空性」。這三個翻法,你們自己去這個體會,應該就可以了解那一個是《心經》裡面咒語的真正含意。


剛才我們聽蓮嶝法師,它本身講的我執著的這個道理,他是講得很好,不是我特別今天在這裡讚揚他,因為他平時啊!是很沉默寡言,也就是說不講的,但是他經常是一鳴驚人。由於他並不是經常開口在說法,所以他講話的語音,有一點含糊不清,但是我是很注意的,很注意的聽他講的每一句話,我發覺它是經常在做自我內心的掙扎。在執著跟不執著之間,經常一下子執著,一下子又不執著,一下子自在,一下子又不自在啊!他是屬於這個「大愚若智型」的,「大愚若智」不是「大智若愚」啊!他講的話當中,有很深很深的含意。


我剛剛聽他講的時候我心中有一個想法,我非常想把廚房裡面我供齋的那一張給它撕下來,但是他很聰明的,他馬上再補了說,其實不撕下來放在那裡也是一樣的,這個不捨嘛!不取呀!不去取下來,但也不捨。也就是說放在那裡也可以、取下來也可以。其實他在說法當中,是有一個空境,是有一個很好的這一種「空」的境界產生出來。


其實所謂真正的這個空境,並不是代表什麼都沒有了,就是在「得」跟「失」、「有」跟「無」,在這包含當中的一種自然的狀態,他要講的就是這個東西。也就是說你不管怎麼樣子有名、沒有名,甚至於你有、無,或者美跟醜當中,你活得非常的自在,就是「空性」。


所以他了解我們回信公司裡面,有所謂「南無神經佛」,也有所謂的「南無搗蛋佛」,那麼他剛才提出一個新名詞,我還不曉得還有什麼「南無臭屁佛」。其實這個「佛」意啊!是非常崇高的,我們曉得這個「佛」啊!是無上崇高的一個尊稱,是「如來」、是「佛」,有十個稱號的,在我們是一種無上尊貴的。但是跟很平凡的,一個很俗氣、很不好的名稱擺在一起就是一種「空性」。


有時候我經常在想,像我聽說,我的祖父啊!他的脾氣很不好;那麼我的父親因為有我祖父的遺傳,所以他的脾氣也不好;那麼我本人呢!因為有我祖父跟我父親的雙重遺傳,我的脾氣更不好。我經常想,我實在是經常這樣子想,到底我學佛的人當然不能火燒功德林哪!對不對?一定要忍辱啦!好像是說你已經是成就者,而且是一個導師,是在教人家學佛的,一定要教人家忍辱,我應該不可以生氣的。按照蓮嶝法師剛才所講的,我忍住這個氣呀!已經忍了十幾年了。那麼這個忍辱,忍住這個氣,是不是也是一種執著呢?幸好蓮嶝法師講,其實你忍辱、你忍住這個氣,其實也是一種執著,所以我覺得蓮嶝法師他本身所講的很對。有時候,我們當菩薩的,有時候也要當金剛。那麼有的菩薩呀!是菩薩的相金剛心,有的金剛是金剛相菩薩心,我還要謝謝他啊!


今天晚上所講的,其實就是說不執著,但是勉強自己不執著也是一種執著,他今天講得很好。我覺得我們學佛的人本身,在這一種修行的過程當中,你在執著跟不執著之間,必須要非常的自在。你把自己的一切的情形,弄得非常的「圓滿」跟「自在」的這一種自然的狀態之下,就是一種「不取不捨」的這一種狀態,應該是屬於最好的。「空性」就是這個,這個東西就是「空性」,這個是真正的空了自己的這個本性。


曾經有人教導說,進到佛堂裡面,就不用供養。也就是說你們結供養印,剛才你們大家都結供養印,都有做供養,那麼現在要問你們,你們剛才結供養印,剛才你們大家都結供養印,都有做供養,那麼現在要問你們,你們剛才結供養,是供養什麼?大家剛才在同修的時候啊!大家都結了供養印,我相信每一個人供養的東西都不一樣,每一個人的供養通通不同,那麼剛才你們供養了什麼呢?我知道大家都是供養「心」的,你們供養「心」就是無形的,這是很好,因為每天都可以這樣子供養,而且通通不必花費。你們供養「心」是不錯的啊!師尊今天在這裡講你供養「心」是對的,是一個非常標準的答案。


但是「心」,就是一種「空性」,你知道嗎?「心」本來它就是一種「空性」,其實你們可以供養實在的東西。好像這些水果啊!你們有拿來,那麼你們就可以供養。這個其實就是,這個東西也是表是你的心。你們也可以這樣子做,好像你今天做了甚麼好的事情,講了什麼好的話,你可以把這個話重新複誦一遍,來結供養印供養給佛菩薩,或者你做了甚麼好事,把這一件好事完全供養給佛菩薩,也是表現你的心。那麼大家猜猜啊!師尊今天做了甚麼供養?猜中的有獎,馬上給一佰塊美元,還有沒有?稱讚蓮嶝法師那是後來的,那是後來,因為他講了說了法以後我才稱讚的,這個在供養之後。


哇!我聽到標準答案了!這是一百塊錢現在給你,出來領一下,好嗎?讓大家看看你,這個是賜福,這個是賜福給你,賜福的你要收起來,否則你不要福氣呀?我今天確實做的供養,就是把我們在座所有的人,全部提升一直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在那裡做了一個很大的供養,就是把所有的人,把所有的弟子現在在場的所有弟子全部供給佛菩薩。這個供養也是免費的,因為我覺得今天晚上,能夠大家齊聚一堂,心情非常的歡暢,也就是非常的高興。那麼也很難得從世界各地有那麼多的弟子,大家集合在一起,這種緣,也可以講在這一生當中,只有一次不會有第二次。我是把大家歡欣的這種心情,跟自己心中的這一種快樂跟法喜,全部集合起來,全部奉獻給佛菩薩,意思就是說希望佛菩薩領受我們這樣子的共修,跟這個歡欣的法喜。


我覺得在供養方面,我們可以結供養印,供養我們的意念,我們的身體力行,我們行的善事跟我們所講的好的話,都可以做為一種供養。所以我們進入密壇裡面,甚至在共修裡面,都應該做供養。曾經有人講說:「你沒有帶東西來,你就不可以做供養。」其實這個修供養法,就是在訓練你自己的心,把你今天最快樂的事情、最快樂的意念、最好的言語供養給佛菩薩。


「空性」不是「空」的,不是都是「空」的!而是用「有」來表現「空」,這個是《心經》最重要的一個大意。你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但是這些事情你不去執著,那麼這些事情都是屬於「空性」的。這個才能夠證明「不取不捨」,「無得」跟「無失」。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這一種到彼岸的無上智慧,就是:我空、法空、我法都是空,一起空了,最清淨的一個境界,達到一種「空性」。唯有達到這個「空性」的人,他才能夠完全的煩惱解脫,他才能夠活得自在,才能夠真正的不生不死。達到「空性」的人,才能夠真正的無生無死。達到「空性」的人,才可以稱為是「佛」,是「如來」。


在講完這一本《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時候,我希望在這裡祝禱,也就是— —人人都能夠達到「空性」,祝福大家通通成佛。


嗡嘛呢唄咪吽。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