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2 談專修一法(二)


  我們講「專修一法」。


  我談過盧師尊修法,其實我修這樣子的法,也是一法的。因為我專修「彌陀大法」、「阿彌陀佛本尊法」。文殊師利菩薩是從阿彌陀佛那裡變化出來的,大威德金剛是阿彌陀佛的變化身,也是文殊師利菩薩本身的變化身。


  大威德金剛上面坐的是文殊師利菩薩,文殊師利菩薩上面是阿彌陀佛,這是三尊合一,我是專修「彌陀大法」。我也是一法深入,你看我修三法,其實也是一法。


  所以密教的祖師說:「多就是一,一就是多。」就是你不要取多,因為取多,你會花很多的時間。你取一,一法相應,萬法就相應。


  以前密教有一位祖師,他修「觀音法」,但是他希望文殊師利菩薩顯現來。他心裡又想:「我都是修慈悲門,都是修觀音,文殊師利菩薩會來嗎?」


  他在修「觀音法」時,文殊師利菩薩居然顯現。他就問文殊師利菩薩:「為什麼我修『觀音法』,文殊師利菩薩會顯現呢?」


  結果這位菩薩說:「慈悲到最後也是智慧,智慧也等於慈悲。」智慧本身是「體」,慈悲本身是「用」。智慧是在內的,用之於在外的,就是慈悲。所以觀音在外,文殊師利菩薩在內。智慧在內,慈悲在外。慈悲是應用的,智慧本身是本體。


  所以佛法說起來,本來是一,並沒有二,並沒有很多、很多。所以今天我們專修一法,能夠應到萬法之上。


  我也可以舉個例子,我的師父-吐登達爾吉,師公-吐登喇嘛,吐登達利(音譯),吐登尼摩(音譯),吐登擬嘛(音譯)。這幾位是誰?這幾位是師公。


  吐登喇嘛他也專修一法,他專修「咕嚕咕列佛母法」,「咕嚕咕列佛母法」是他專修的法。


  今天盧師尊專修「彌陀大法」,阿彌陀佛最大的法,是我專修的法。


  所以你看我在同修的時候,有修過別的法嗎?今天我修別的法,明天我又修別的法,天天帶著你們修別的法。


  其實我在這裡修法這麼多年,跟大家一起同修,你看過我修別的法嗎?就是「彌陀大法」。


  所以一法入,你萬法都會通的。年輕的時候,多去聽,多去學,學多一點沒有關係。中年的時候,專修一法。老年的時候,專修往生。


  你看盧師尊最近繞著雷藏寺,唸佛持咒一個小時。我現在又加修往生(師尊笑),其實往生很重要的。唸佛-阿彌陀佛,誰說我不唸佛的?我雖然修密,我唸阿彌陀佛。修密教,也一樣唸佛。


  但是我們要記得,祖師爺都教我們這些心要口訣。你不要今天學這個,明天學那個。學了半天,都沒有用的。


  有些人學禪,講一些口頭禪。有時候又唸佛,唸佛也不是永遠一輩子唸佛,唸一段就沒有了。阿彌陀佛要接你的時候,看你唸一半而已,祂就飛回去了,祂來一半就走了。一樣啊!你唸一半,祂就來一半。


  你修密也是一樣,有頭沒有尾,每一個法都是有頭沒有尾。


  你修律宗,守戒三天,第四天又完了。說要去度老虎,你是什麼啊?你不是獅子,你去度老虎?你山羊啊!山羊要去度老虎?真的是給老虎當點心!


  所以我在神算的時候,我經常講。有很多人要去讀書,他來問我:「我去讀書好嗎?」


  我問他:「你幾歲啊?」


  他說:「四十歲了。」


  我說:「『免啦』(台語)!不用了啦!上班賺錢要緊。」


  有很多人來問我:「我六十歲了,還有沒有財運?」


  我說:「休閒吧!」


  一個人到了六十歲還不發的話,發的機會很少了。一個人到了四十歲,讀書還沒有成就的話,我看也不用讀了。


  所以我們修行也是一樣,要看你的年齡,你應該在什麼時候,做什麼樣子的事情。


  現在這個「專一」也是一樣,現在在美國的社會,也都是專一的社會。像法律,你去讀法律,它分得很細的。屬於行政上的法律、商業上的法律、刑法上的法律、移民的法律,甚至有專精於著作權的法律。不是每一個律師都懂得很多法律的,在美國的法律,分得很細。


  所以你專精於某一樣,今天我們學佛法也是一樣,專精於一樣。


  盧師尊專精於「彌陀大法」,你跟著我走,就一定可以往生。但是我並沒有叫你們每個人通通修「彌陀大法」,有很多的法,但是你專精於一樣。


  你當阿闍黎,當然你要知道很多的法,但是你也一樣專精於一樣。因為由阿彌陀佛,你就可以通五個佛了。由五個佛,可以通原始佛。


  五佛底下又跟金剛薩埵相通的,金剛薩埵又分出來跟所有菩薩相通的。所以一法應,萬法就應。


嗡嘛呢唄咪吽。

「一生一咒」800萬遍上師心咒活動,從今年師尊的佛誕日正式啟動,請參加者到TBSN官網以下鏈接登記資料: 每持滿十萬遍上師心咒者,宗委會將把名單呈給師尊加持。每持滿一百萬遍者,將列名護摩法會功德主,資料請師尊主壇護摩法會時下護摩爐。 億萬虎頭金剛心咒,招財鎮煞降伏瘟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