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3日雙聖交輝於神聖的婆羅浮屠

2019年11月23日雙聖交輝於神聖的婆羅浮屠

「婆羅浮屠」是位於印尼中爪哇省的一座大型佛塔遺跡,在公元九世紀時為世界上最大型的佛教建築;但不知從何時起,婆羅浮屠便被火山灰及茂密的叢林覆蓋住,直至十九世紀初才被統治的荷蘭人再度發現。此地出土後,為世人所驚嘆,並與中國的長城、埃及的金字塔和柬埔寨的吳哥窟並稱為東方四大奇蹟。

蓮生法王聖尊曾在書中多次讚歎景仰婆羅浮屠,表示它是佛教密乘最大的曼陀羅(壇城)。據說婆羅浮屠是夏連特王朝,在八~九世紀建立的。這千佛壇城由三十萬塊石頭砌合而成,有九層。高三十五公尺,邊長一一○公尺。很多的「佛籠」。(佛龕),有精美的浮雕,內容是「佛傳」、「本生」、「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法王曾到達塔頂,從上至下,繞佛塔一匝,一面繞塔,一面持千佛咒。感嘆自己面對千佛,心中只有謙卑、謙卑、謙卑。

而,於2018年2月,印尼二大考古學家,努爾哈提.嘛格薩利榮譽教授Prof.Dr.Noerhadi Magetsari 與印尼觀光局婆羅浮屠官方專家,考古學家Dr. Hari Untoro Dradjat.M.A.:哈利.悟嗯多羅.特拉查博士(曾經寫一本關於婆羅浮屠塔的著作)聯袂至台灣拜訪蓮生法王,請教法王有關婆羅浮屠的大佛寶塔最上面的尖物代表何象徵,塔尖物如果脫落,應該如何補救等等事宜。蓮生法王不僅指出婆羅浮屠之頂有三個標誌,代表本初佛,象徵整個宇宙,也細述整個曼陀羅分成三層: 底下在密教稱為為「金剛地基」,中間為曼荼羅,最上層則是宇宙。
Stupa代表「道」。考古學家們皆讚揚法王解釋的有科學根據。Prof.Dr.Noerhadi Magetsari 回到印尼後, 也一直讚嘆蓮生法王個人不可思議的佛學知識和佛法超高境界修持的功力。

2018年10月,宗委會在印尼日惹市歷史學術交流並於婆羅浮屠舉辦了一場大白蓮花童子護摩法會。基於以上種種因緣,2019年11月21-23日,真佛宗受邀參加印尼作家與文化協會第八屆的文化節,主辦單位亦特別要求宗委會再次在婆羅浮屠舉辦護摩法會。

宗委會以時輪金剛為主軸,以蓮生法王文集參與了書展、說書會、以蓮生法王教義為主要內容發表時輪金剛論文,經過主辦單位的申請,非常難得的在婆羅浮屠旁豎立了時輪金剛五輪塔與曼陀羅。並於23日晚上,在婆羅浮屠聖地舉辦護摩法會。

此法會出現種種瑞相:時輪金剛五輪塔運至時,天降甘露,雷聲隆隆。法會前一天,僅在時輪金剛曼陀羅區域下了一場雨,有如洗山迎佛,一切清淨!原來此地已經六個月沒下雨,旱災來臨,而宗委會處長釋蓮悅上師曾經應當地同門的要求,特別寫信向法王聖尊求助。在時輪金剛塔降臨時,龍天護法似已接到法旨,陸續灑下清涼甘露,令原本非常炎熱的天氣在活動期間變得清涼,而在法會結束一個小時後,整個地區乃至日惹,下了一場傾盆大雨!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

法會前,時輪金剛曼陀羅上的滴滴露珠點綴得宛如水晶曼陀羅,非常美麗!同門到婆羅浮屠朝禮佛塔,個別都拍到宛如佛眼的朝陽。

當晚大會在傍晚六點半開始,時輪金剛曼陀羅上,四位主壇上師分別各據四個方向,壇城與供品皆以息增懷誅之白色、黃色、紅色及藍色為主。主壇上師為蓮訶上師、蓮飛上師、蓮元上師及蓮祖上師,法會主尊是蓮生法王聖尊特許之「喜金剛」。

法會開始時,莊嚴的迎師隊伍與上師、法師們「一步一腳印,進入曼陀羅」。約兩千名真佛宗同門穿著藍色時輪金剛制服,層層圍繞著曼陀羅,顯出真佛宗的莊嚴威儀,更令時輪金剛曼陀羅增添了無比生氣,宛如天上宮殿景象現前。

此法會主軸是結合護摩、舞蹈與詩歌吟誦,讓密教神聖的護摩儀式展現宗教與藝術完美的融合。弘法人員就位後,先由三寶壟同門呈獻鼓樂供養。接下來上作家與文化基金會供養舞曲與詩歌--表達眾生尋求得到解脫與神啟的過程。此時會場周圍的火炬也一一點燃,令人感覺有如身處古代宗教儀式中,更映得時輪金剛塔聖潔無比。大會以宗教與藝術融合供養時輪金剛與諸佛菩薩,願眾生都能找到光明的道路。

出席法會的貴賓有作協主席及說書會的作家們,護摩儀式開始時,外國作家對於別開生面的護摩儀式頻頻向筆者發問並相互提供資料于其他人。護摩供養後,他們也參與繞塔儀式,領頭的上師、法師,弘法人員、同門及外賓們手持蓮花燈,口誦時輪金剛心咒,緩緩繞婆羅浮屠佛塔繼而繞時輪金剛曼陀羅,長長的繞塔隊伍肅穆而謙敬的以燈與咒音供養兩大佛塔及諸佛菩薩,場面浩大而感人。

在大會中,弟子們也以印尼文唱誦請佛住世祈願文,感性的歌聲環繞會場,令大家加倍思念法王聖尊,去年法王聖尊慈悲親臨印尼各地加持印尼弟子的情景歷歷在目,感念眾生需要聖尊,請佛住世,恆轉法輪,利樂無盡眾生界!

隨著法會的結束,宗委會於印尼的三天對外活動也劃下完美的句點。期盼在宗委會的帶領下,真佛宗廣結善緣,舉辦更多對外的大型活動,讓世人更瞭解蓮生法王的偉大成就,團結一心將真佛密法廣為流傳!